目前日期文章:200304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反覆聽著莫札特的鋼琴奏鳴曲,安詳恬靜中,不經意發現,原來數百年來人們一直以神童相稱的莫札特,身上也留著歲月的痕跡。稍早的音樂一派天真,活潑飛揚,笑聲清脆爽朗;後期的作品一樣美好澄澈,卻多了些寬容大方,彷彿柔和親切地微笑著。

以前國中有位老師治學嚴謹,對我們的學業和生活常規都是勤教嚴管,同學們雖知老師是為我們好,仍覺苦不堪言。前陣子遇到母校一位小我很多歲的學妹,談到這位老師,她說:老師最好了,同情我們各科壓力都大,很少多派作業或考試。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這樣嗎?原來她帶我們時,剛從學校畢業,年輕氣盛,求好心切;而如今兩個孩子都已要上中學,很能體會學生的壓力和叛逆期的心情,帶學生便多了份母性的溫柔了。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個公主嗎?我可愛嗎?有人喜歡我嗎?我會得到幸福嗎?我夠好嗎?我值得嗎?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謝謝各位好朋友的熱烈做答。你們都很了解我,真的。 :)

這玩意兒流行好久了,一連做了幾個朋友的測驗,但一直沒想要自己弄一個。直到前幾天玩了CiciYen的測驗,想說那我也來玩玩看,結果大家回饋之熱烈超乎我想像。很多人為了自己沒有滿分而生氣不甘,實在抱歉之至;其實你們都是第一名,都是我第一名的好朋友,真的。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小文姊姊:

告訴妳一件晴天霹靂的事。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聖週四》主的晚餐

2003/04/17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上午,公司裡我一位高中同學Tina,邀請我中午和她與另一位同事John一起禱告。我略有些驚訝,但很愉快地答應了。

中午時,首先出現的問題是:公司裡有適合禱告的場地嗎?原來他們兩人雖是同一教會,卻也是第一次嘗試在公司裡一起禱告。Tina提議上樓頂天台看看。上得天台,雖然空間窄小,卻有天光雲影,且無閒人雜語,非常理想。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聽聖衣會的武雅古神父講了兩個小德蘭的小故事。

小德蘭九歲的時候,有一天當地的報紙刊了一則新聞,說有一名罪大惡極的罪犯,在死刑確定時,仍無悔意,幾番安排也不肯跟神父告解。時方九歲的德蘭看了這則新聞,便難過起來。她想,罪人身在罪惡之中,沒有力量能自己主動投靠天主,那誰能幫助他呢?於是她便懇切地為這名罪犯代禱,求天主原諒他,吸引他回到天主的愛內。結果幾天後,報紙上又登了,說這名罪人在上斷頭台時仍強硬,但有一名神父不放棄他,擠在圍觀群眾的最前頭,手持十字架向他揮舞。結果在行刑之前,罪犯伸手握住了十字架,口親了苦像三次。德蘭看到這兒,便哭了,她知道天父俯聽了她的祈禱,收納了這個可憐的人兒。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早慧的孩子,春風少年,慧黠而俏皮的女郎

悠閒而自得,輕輕巧巧開開心心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咖啡香裡,在明快的莫札特鋼琴奏鳴曲中,我輕輕地憂鬱。

輕憂鬱,下班後的飯局裡還是笑語盈盈,淡妝之下臉色依然粉嫩,最多只是眼神中偶而閃過幾片雲影。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是愚人節的玩笑,美麗的張國榮昨天結束了他的生命。

沒有深入研究他的每一部電影和每一張專輯,當然也遠稱不上是他的迷哥迷姊。可是對於張國榮的美麗,一直是心醉神馳卻又不敢逼視。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