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305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這樣嗎?自以為了解我?自以為了解我就算了,還自以為和我親近到能說什麼懇切勸慰的話?

非常不能忍受被別人單方面地以為和我之間有著什麼很近的距離。極度痛恨被抓著明明不是寫給他的隻字片語就妄作解釋,還裝熟裝親切地要再說些什麼。為什麼我總是遇著這樣的人?從大學到現在,不知有幾例了。是我脾氣不好吧?!但我就是不懂,其實只是路人甲乙丙丁,為什麼要對我說個不停?新聞台本來就是不設防的網路公共空間,不請自來地看著我留給好朋友的心情分享並沒關係,居然還說什麼因為是朋友所以不能再看我這樣下去了所以有些話一定要說!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兒個在家閉關清修(其實是個睡到日上三竿外加邊報稅邊上網落得個一事無成的一天),下午約四點多時突然收到一封簡訊。

“Hay, is everything all right? Are you doing well? God be with you.”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底變是常態?還是不變是王道?如果變是常態,為什麼會帶給我們那麼大的痛苦?如果不變才是我們當追求的,那麼人生要再往那裡前進?如果該變,那麼如何能「一起改變」?(那麼「一起」的部份也就是不變了)如果不該變,那麼面對改變的環境和他人,又情何以堪?又如何自處?

蘇軾說的輕鬆,「自其變者而觀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於我皆無盡也。」山水即便有情,畢竟是與我兩相遙望;變也罷,不變也罷,多少有點相由心生,或說存乎一心。可是活生生的人和一顆真心呀!又怎能雲淡風輕地承受那改變?事實上愈外圍的人事物的改變,愈不太會讓人真的難受。回到母校,看著新建的高樓與新世代的學弟妹們,覺得時移事往景物全非,感嘆一陣也就罷了,回到原來的生活脈絡中,日子繼續過,其實什麼也沒改變。然而愈核心愈內在的價值與關係的改變,就愈讓人重重內傷。不只是「被變心」的人難受,「主動變心」的人有時恐怕也難以面對自己。我怎麼了?為什麼我變了?我能不能不要變?如果改變總令我傷懷,那麼這兒有個堅定不變的人,為什麼我還另作他想?但若奉不變為人生最高指導原則,那麼我這一生將如何能再鼓起彩翼飛翔?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與友人聊天,談及人心之變與不變,他引述原始佛教的觀點,認為世上萬事萬物,莫不常變,甚至可說「本來」就是「一定」會變的。彼時我正處於內外交迫、心力俱瘁的狀態,加上對於原始佛教毫無研究,聞之只覺宿命論的悲哀,掩耳而不願聽。

是這樣的嗎?什麼都會變?那麼我們活在世上追求的是什麼呢?愛人會變心,朋友也志不同道不合了,還有比這更叫人傷痛的嗎?甚至連我都可能不是我了,那這日子還有什麼好活的呢?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0 Tue 2003 16:40
  • 落髮

最近常落髮。不論是晨起梳頭,或是晚間清洗吹整,梳齒或手指耙經處,常有大把髮絲翩然飄落,令人觸目驚心。

是因為天天洗髮嗎?(都怪SARS)還是因為心情起伏大?(不能完全怪SARS)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6 Fri 2003 16:37
  • 頭昏

進入雨季了嗎?或是剛好這幾天有鋒面帶來雨水?總之沒法兒騎車上班,只好提早出門搭捷運。一路上載著口罩並且看著每一個人都載口罩,加上早起而少睡的那二十分鐘,出得捷運站來,我的頭發昏得不得了。好想睡呀!嗯,喝杯咖啡吧。

星巴克的香草拿鐵,與其說是愛咖啡香,其實更是嗜甜吧。沒想到在辦公桌前邊check email邊喝完後,頭更昏了。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5 Thu 2003 16:36
昨天訪談的客戶是某台灣公司在大陸研發中心的一位工程師,從上海來台北出差。1978年次的年輕文弱男生,西安交大畢業;從簡單的說明和討論中,很明顯清楚地表現出他的聰明優秀。

而最引起我的注意的,是他的手。說的更精確些,是他的手指,因為在討論過程中,他的手是類似於握著拳而只伸出食指來指著示意圖以幫助說明的,所以其實我並沒有看到他的手,而只看到手指,而且只有一隻食指。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我在此大書特書自己的睡眠,但事實上我還算不上是在睡眠這回事上特別感到挫折的人,不論頻率或程度。現代人普遍壓力過大,受憂鬱症及各種身心症困擾的人多得驚人,而即使是在還不算為生病的人中,每個夜裡徬徨在清醒與夢鄉之間無所適從的焦慮靈魂,也多到足以造成這個城市更大的壓力。我認識的朋友當中,就有幾位到了要看醫生服藥的地步。我的有睡眠困擾的朋友,似乎以女性居多,一個可能是女生真的普遍比較敏感(敏感於生活上各種壓力,負面的說法是抗壓力較低),但我想或許也可能是因為我認識的人雖多為男性,但能深談、會傾吐自己的軟弱的,主要還是女性朋友吧。睡眠是一面鏡子,還更是一面照妖鏡與哈哈鏡,把人們在白天世界裡承受的自覺與不自覺的壓力,一一照出原形,並且可能變形成另一種具體的綑綁—把最最可愛的睡眠綁架走了。

這三年多來我的睡眠情況改善了很多,一則是年紀漸長,感情生活和情緒較穩定,或更好說是性格不再那麼衝動和絕對,一則是勉力每天睡前固定省察和祈禱。省察者,回顧自己一天的生活也,並且再在祈禱中請耶穌陪伴我檢視,把這一切放到天主手中。有時也無法每天都做到,但大致上算培養了這麼個習慣。常常回顧自己的生活,是一種沈澱,能幫助自己的心靈跟上自己的身體,或說讓自己的身體回歸到精神和心靈的掌握之下,正視要處理的問題,也排除不必要的壓力;不論有無信仰,這都是修身很基本的功夫。在信仰中,這個功課變得更重要也更有效:時時回顧,所以我看到天主其實一直在陪伴;常常省察,幫助我更體會下一步該如何走才更接近祂的道路。如果知道有祂的陪伴,並且一方面不擔心未來,一方面也很開放地常修正接下來的方向,雖然偶而還是因重大事件而衝擊,但信心常在,平安喜樂不離。(完)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大學後,新鮮人過新鮮生活,每天應接不暇的各種課外活動和豐富的愛情與友情,也讓人來瘋的range提高,在晚上常是開心而耗盡地睡去。沒想到長期地精神外放,久而久之,很快地損耗了我從小在安全與被愛的環境中長大所培養的心神,我變得比較不容易收斂心神,內在的穩定力量減弱。爸爸說這是「心花花」,而我知道,在狀況不好的時候這就變成了「心慌慌」。在有較大的事件或是感情上的衝擊時,與自己獨處時容易空虛浮動,夜裡則多夢淺眠。不是很容易以言語形容,但我曾好幾次聽不同的女同學提起,與在愛情中情緒強烈高低起伏的現在相比,她們是多麼懷念高中時清純簡單的自己,沒有太多外務,那麼能concentrate,那麼self-disciplined,那麼的身心自由,也許這是很類似的情況。話說到此,好像已經不只是睡眠的問題而已,看起來人會被外在的生活方式(實際的生活遭遇)而影響心神,而睡眠恰是一面清晰的鏡子。

前文提到,從小以來睡眠遇到困擾時多是向父親求助,事實上長大後我也漸發現父親是較多情善感的,也常因為憂心或是情緒波動(如聽了一場好音樂會)而影響睡眠;而母親則有一澄澈的心靈,不論發生任何大小事,夜裡一概呼呼大睡,一覺到天明。印象很深的是弟弟在唸高中時一度功課出現危機,父親輾轉難眠數夜,而母親則自在放心的認為天主自會照料,照樣沉穩入睡。看來我的睡性(個性)較多遺傳自父親,而父親也在這方面較母親更同情和理解我吧。我與父親在此事上出現了神祕的默契,有時一天裡身心過度勞累,父親會要我替他按摩頸肩,幫助放鬆及入眠;長大後的我雖未曾在半夜裡敲門向父親求助,但若半夜裡睡不著上網或看書看電視被母親發現會討罵,父親知道了則會叫我去喝杯熱牛奶。(待續)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從來就不是個好睡性的人。據說從襁褓時起,每當白天裡家中來了親友客人,小小一丁點兒大的我根本也不了解大人的歡樂飲宴,卻總是神經質地感應到興奮高亢的情緒,而在入夜後啼哭不肯睡。媽媽說她與父親兩人輪流抱著搖著,唱完兒歌唱中學的歌、再一路唱到大學的歌、唱到西洋歌曲唱到聖歌,總要鬧到三人都筋疲力竭的大半夜,我才在低聲哼著的歌聲中睡去。

我與弟弟年紀差得遠,加上小時候家中人口較多,我一直與父母同房而睡至上小學前。這段時間關於睡眠的印象付之闕如,但也從未曾聽父母特別形容過,想來是較安睡的一段時日吧。上小學後的記憶漸漸能保留下一些,我記得曾有小小年紀的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猶豫掙扎再三,還是決定起身去敲父親的房門,怯懦地說「我睡不著」的印象。白天裡人來瘋而夜裡睡不著有之,犯氣喘而無法入睡亦有之。印象中爸爸總是耐著性子,睜開被吵醒的迷矇的雙眼,教我靜坐,慢慢隨著吐氣吸氣而收斂心神,或再配合誦念天主經或一些有韻律的詩文,達到放鬆加催眠的效果。幼時無助亦無知,輕易打斷父親安睡,現在我自己工作了,想像若有人膽敢破壞我累了一天後的休息,並且等於是害我第二天一整天精神不濟,我會有多麼不耐和不悅,才知道父親總是把我擺在優先的地位,對我是多麼疼愛。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