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3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和薛自交往以來,直到近三個月前,都是處在相隔兩地的狀況,但印象中倒不常有思念他的夢。不過有段時間中,薛其實常做我夢中的男主角,只不過不是思念的夢,而是可怕的惡夢。

我於研二那年,因為自己大學四年及研一都太混,對於畢業實驗及論文,承受著能力上及時間上的壓力。抗壓性極差、並且從小到大甚少挨罵的我,同時面對著畢業的壓力以及幾乎每一兩週就會在meeting中被老闆狂電狂釘的恐懼。白天裡壓力深重,夜晚睡覺就惡夢連連,而且惡夢竟將白天裡的恐懼再放大到極致,直攻我真正最大的害怕。夢裡有各種情節,鋪陳交代我如何如何地是一個糟糕的人,然後上演最可怕的結尾,就是薛離我而去。我烏雲罩頂地進入夢鄉,而意識以外的世界竟派來一隻法力高強的「幻形怪」,落井下石地奪走我的最愛,無情地痛擊我這落水狗。好幾次我在晨間四五點間於惡夢中嚇醒直接打電話給薛,哭著問你怎麼不愛我了不要我了,哭訴他於我夢裡的無情以及我夢中的無助。無辜的薛為了自己畢業評圖已然睡眠不足,無端自沈睡中被吵醒,一頭霧水地聽著我種種指控;他將安撫我優先於為自己辯解,再三柔聲安慰疼愛電話這頭害怕的我,保證夢裡的惡事絕不會發生。在得到溫暖和支持後,我帶著哭泣後的疲累倒頭補眠,留給薛精神不濟的一天。薛說我有在任何時候打電話吵醒他的特權,但清醒後的我仍然非常自責加抱歉。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了「夜間自動重播系統」,以及偶爾的搞笑夢(上次我過生日的時候,夢到以前公司的幾個滿好的資深同事,合送了我一張台幣一千多萬的支票作為生日禮物!哈!),會留下印象、不是睡醒就忘的夜夢的主流調性應該還是屬思念與害怕。

思念的夢有很多種,以不同的方式訴說我的深深想念。不能常聚首的朋友就在夢裡相見吧!年少時傾慕而不可得的對象,就此成了永恆的心頭的一粒硃砂痣,而那也只能久久在夢中複習一遍;久未聯絡而滿心懸念的舊識、回歸天家的親人和朋友...,清醒的白天裡忙於外物,無暇觀照內心;反而是在意識退場後,心底的濃情才在沉沉睡去的腦海中登台。我夢到長年在夏威夷讀書工作的Y,夢中我們或是重回97年世青的巴黎,或是在2000年的羅馬和希臘;而我去年去夏威夷拜訪她後,夢中場景赫然多了沙灘上成排的棕櫚樹。情同姊妹的我們在夢裡一同夢外,笑語似銀鈴般清脆,笑容如春風般甜美。我也夢到我的小堂姊,我們只差三個月又住得近,從小一起玩到大,彼此熟知所經歷的家庭裡的各種張力和考驗,而我還親見她皈依信主的過程。三年前她赴美求學,中間雖短短見過兩次面,但這是我們相隔最久的一次,在夢裡我才知道我多麼想她。而夢中不盡然是重演舊時光:我有一次夢見她跟我說她的喜事近了,介紹我認識那位幸運的男子;另一次則夢到她告訴我她正在處理當地一件複雜的情殺案,「犯案的那人其實很痛苦很可憐的,我們要為她祈禱。」,夢裡的她這麼告訴我。我想我是真的很希望在她身邊聽她說說感情的事,也願意支持她為主做的一切服事吧。畢業後旅居海外或在外縣市工作的W、M、H、A,其他一些仍在台灣但少聯絡的朋友...,印象中我也夢過他們;光鹽上山的伙伴又一起回到了山上,不同屆的冬令營活動混在一起。寫到此不禁對自己感到不諒解:如果夢境抒發了也提醒了我對他們的思念,為什麼夢醒後不主動捎信表達我的關心呢?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