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剛開始這份工作時,接了一個案子,發明人是之前公司的同事。初出茅廬的凡事認真,加上愛惜在舊時同事前的名聲與面子,我非常努力地完成了那個技術上的確艱難的案子。結果事隔半年之後,對方承案的工程師H要求我依指示改稿,把我的稿件改得面目全非還在其次,嚴重的是他把技術描述錯誤,事實上是他根本就不懂無線通訊,說出了諸如在RF前端就把不同調變的訊號先分路這樣的外行話。我心中可惜這本來優秀的案子,心裡又想著給改成這樣豈不讓舊時同事以為我不懂技術至此?(初出茅廬的問題就在於沒發現:他都不懂到這個地步了,怎麼會讓發明人審稿?豈容得別人發現他是草包一個?)其實不懂無線通訊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專利這行本來就不是自己當發明人。可是H既不懂也不願聽,更糟的是他自以為是從專利的角度和眼光切入,他的修改是為了讓這篇專利更周到地保護公司的產品。所謂清官誤國也就是如此吧。於是,在H一片忠誠維護公司利益的問心無愧(他的同事甚至普遍因他主動承接最難的案子而對他尊敬有加),以及我涉世未深誤觸他最不能被挑戰的技術能力(大凡愈是沒有自信的部份就愈難誠懇地互相討論)之下,我被 H全面封殺,再客氣謙卑的解釋也被H解讀為不合作,並且惱羞成怒地拒絕與我溝通而四處向我的老闆以及他的老闆告狀,最後成功地影響他的公司以「她訪談時不太專心」這樣荒唐的謊言,挑明了不再發案給我。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