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想我自己當時也不例外。以薛的性格與所學,我算是很幸運地在決定婚紗 / 婚紗照,以及佈置新房等事宜上仰仗他;而我們兩方父母也有志一同地,誠心祝福孩子大了要離開父母而成家,不求形式上的表達。我們真是萬幸。但在其他事項上我還是無法跳脫,甚至是不自覺地進入”detail無間道”中。還記得今年農曆春節時我赴高雄向準公婆拜年,剛好當天在我們將要舉行婚禮的教堂正有一場婚禮。我們參加了婚禮彌撒,致上祝福也順便觀摩。彌撒愈進行我臉色愈沈,薛察覺有異乃關切:「怎麼了?妳說呀!」「花...,花...,花好醜!」。原來向來幫忙插花的那位教友阿姨身體不適,這對新人找的是外面的花店,但完全沒抓到教堂的感覺,用上了可怕的康乃馨,把我嚇傻了。我難看的臉色大概也把薛嚇傻了,彌撒後急call我們的好朋友Be小姐共進午餐。Be小姐聽了來龍去脈後微笑婉言說:「妳們說要找我幫忙也說好久了,我正在等妳們的明確交待呢!」聽了體貼人的話,我有被支持的放鬆,眼淚反而止不住地流,一直滴進面前的那碗西湖牛肉羹。薛急得提高嗓門:「幹麻哭了?妳要什麼就說呀!已經找Be來了,妳要什麼我們就怎麼去做呀!」我無聲的淚繼續流,說不出口的是:「為什麼什麼都要問我?我想要你來說說該怎麼做。」

其實薛是關心並焦急我的眼淚,Be更是兩肋插刀的好朋友;我的眼淚是壓力緊繃下的不可收拾罷了。好容易把淚珠串成字句,薛聽後無奈地說:「我想要什麼?我想要跟妳結婚呀。如果依我,兩個人連禮服都不用,走進教堂結婚就好了。...所以我才說都依妳呀。我真的什.麼.都.不.需.要。」好心好意的一番話,卻又把我惹哭了。「好,就是我小家子愛在意這些個細節。花那麼醜,能看嗎?如果你能負起你的責任,我也可以大方地說:我都好!」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同輩朋友陸續有人準備度婚姻生活。這是一個愛的決定,恭喜恭喜,有人愛你至此,而你也愛他如斯。太好了,可喜可賀。而要踏進婚姻生活的第一步就是結婚。看來是個有點可笑的句子,不過大部份的人都是在愛情的偉大情懷下願意攜手共度餘生,卻沒想到還包括要攜手一起結婚、一起搞定婚禮婚宴大小事。

這是一個嶄新的時代,我們雖還用著「嫁」 / 「娶」這樣被動 / 主動 意涵強烈分明的動詞,但是比起從前,嫁出去的女兒已不是潑出去的水了(意思是會常常回娘家當大小姐兼繼續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兒子也別肖想他是討個媳婦來伺候高堂(小倆口在外面自己住得贊許他們獨立不依賴,回家來一樣是少爺小姐)。結婚的意義隨時代流轉而有了新的定義空間,而禮儀既是用來表現我們內在情緒與觀點的外在行為,如果婚姻的社會意義有了改變,外在的禮儀當然也就有了可商討的餘地。在這解構與重構的時間點上,我們一方面有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卻也得面對前所未有的複雜與不確定。大人們會很開明地說:「讓年輕人決定吧」,男方也很容易看似溫柔地說:「妳決定就好」。就這樣,準新娘們莫明奇妙地在「大家的大方與尊重」中,措手不及地一肩挑起重擔。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