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爺爺(杜神父)在臉書上分享了一條連結,好文願與朋友分享,且試譯如後。

願天主保佑降福我至心愛的天主教會。


 

誰能嘲笑這教會

By NICHOLAS D. KRISTOF

Published: May 1, 2010

 

(原文出於紐約時報電子報,連結在此:http://www.nytimes.com/2010/05/02/opinion/02kristof.html?scp=1&sq=church&st=cse

本翻譯非為商業目的,若有不妥敬請來函告知當即拿下 / The translation is not for making profit but only sharing. Please kindly inform me if it is not appropriate, and the translation will be removed immediately.)

 

也許天主教會應該上下倒過來。

 

從沒聽說過耶穌在皇宮中行使教宗職權,祂也並不以掩飾醜聞,或是對社會議題發佈陳腔爛調的官方言論著稱。難道有任何人會以為祂會坦護那些強暴兒童的神職人員?

 

設若教會的高層已偏離了它的根本,教會的基層則仍然非常令人振奮。我來到赤貧的南蘇丹是為了寫有關蘇丹遭遇的困難,而非天主教會的困難。然而,在這些為世界上最需要的地方奉獻服務、這些無私無我的人中,有這麼多是謙卑恭順的修女和神父,這使我再次地驚嘆並且敬佩。他們如此顯目,不因他們身上披有華美的祭袍或服飾,而是因為他們胸中所懷的高貴熱情。

 

如我之前曾提過的,目前似乎有兩個天主教會:一個是梵蒂岡的老男孩俱樂部,另一個是由如在蘇丹那樣的地方的謙遜的神父修女和平信徒們所組成的、一般人民的基層網絡。梵蒂岡確實支持著許許多多的慈善工作,部份主教和樞機主教堪稱模範。然而壓倒性地,我是在基層中找到了天主教會的偉大典範。

 

梵蒂岡認為本報與其他新聞單位有失公允而見獵心喜地在挖掘教會對強暴兒童的包庇。我的看法恰相反。為提升美國天主教會的道德標準,迄今沒有任何一個組織做的比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更多。該報2002年首先報導了神職人員的濫權虐待,開啟了改革,並使濫權虐待的發生大幅降低。今日天主教兒童的處境較以前更安全,這不是因為樞機主教領導有方,而是波士頓環球報的貢獻。

 

然而教會領袖們倒是有一點說對了:自由主義者與反教會勢力常把教會看成同一回事,而這並不公平。

 

我們很容易在某個紐約的雞尾酒會上以嘲諷的口吻,對一個男性沙文主義、害怕同性戀,以及脫離現實到即使為了抑制愛滋病也仍禁止使用保險套的教會嗤之以鼻。但對Michael Barton神父又如何呢?Michael Barton神父是一位來自Indianapolis(美國印第安納州首府)的天主教神父,我在距離南蘇丹任何柏油路面再150英哩外的遙遠小村莊Nyamlell遇見他。他為失學的孩子們辦了四所學校,而從他學校畢業的孩子們在全省測驗中名列前茅。

 

Michael神父於1978年來到蘇丹,他能說流利的Dinka與其他方言。為了讓他的學校繼續運作,他不屈不撓地挺過了內戰、監禁與毆打,以及各式各樣的疾病:「得瘧疾是非常正常的」,Michael神父說;「而有腸寄生蟲也是很正常的」。

 

Michael神父可能是我所看過穿的最糟糕的神父,但也是最高貴的。

 

有人會藐視他嗎?有任何人會認為他是自以為是的偽君子嗎?

 

相反地,他能是個偉大的教宗。

 

我在Juba市遇到Cathy Arata,一位從紐澤西來的修女,她曾為阿帕拉契山區的受暴婦女工作多年。後來她在薩爾瓦多野蠻的內戰期間搬去那兒,將生命貢獻於保護鄉村農民。兩年前,她代表天主教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計劃「與南蘇丹團結一致」來到此地。

 

Cathy修女與這計劃的其他成員一起訓練了600位學校教師。他們不以施捨,而以幫助村民改進他們的農業技術,打擊飢餓。他們同時為醫護工作者建了一所學校,特別著重助產士的訓練以降低嬰兒出生時的死亡率。

 

在該所學校附設的醫院裡,外科醫生是一位義大利修女,另一位醫生則是來自羅德島的一位72歲修女。修女們真強。

 

Cathy修女期望看到教會能更分權、女性能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以及更重視公共服務。她說她有時會擔心如果耶穌再來,祂可能會說:「哦,他們全弄錯了!」

 

她也會是個偉大的教宗。

 

還有許許多像他們一樣的人。例如像Mario Falconi神父,一位義大利神父,他在盧安達種族大屠殺時拒絕離境,並且英勇地拯救了 3000 人的性命。還有Mario Benedetti 神父,一位72歲的義大利神父,他在剛果服務,於民兵兇殘攻擊他的小鎮時,帶領他的教友們撤退。現在Mario神父正與他的剛果教友們一起住在南蘇丹一個骯髒不堪的難民營,並為使他們的孩子能上學受教育而奮鬥。

 

因為這些至勇敢的典範,我尊敬天主教會。我了解為什麼許多美國人會鄙視一個領導者有涉於包庇,對女性、同性戀及保險套持非常老舊態度的教會—但是天主教會比梵蒂岡更大,大得多。

 

而除非我們願意與Miachel 神父併肩忍受毆打,除非我們願意與Cathy修女一起在軍閥前勇敢挺身而出,我們沒有資格輕視和詆毀他們以及他們的真教會。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aroline
  • 謝謝你的翻譯,這是篇很棒的文章!
  • Forty
  • 這篇文章實在太棒了!
  • chishin
  • 歡迎大家轉貼 :)
  • FTOI
  • CAN'T AGRE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