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底將離職。

蘊釀了一陣子了。待了一年半的大公司,做的又是本行,正熱門正當紅的產品,同事優秀,主管人超好。一切的一切,都使得這個決定並不容易。及至真的開始考慮轉換跑道,又不停地back and forth,將可能的選項回頭與現在握在手上的相比。直到有一天,我嚇然發現,此生幾乎沒做過什麼決定!從小到大在每一次該作抉擇的時間點上,都是順水推舟,半僥倖半偷懶地走上「大家」都覺得好、安全的一條路。我嚇壞了。一個人怎能這樣地從來就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呢?

但我要的又是什麼呢?也許我還沒真的找到我所想要的,但我幾乎可以確定,現在正走著順的這條路,並不是我永遠的歸宿。那就別耗著吧!先轉出去再說,我盼望接觸一些不同的風景。

上個星期開口向主管提這件事,太過緊張,以致於一開口便是:「不然我不要做好了。」直接跳到應該是第五或第六句台詞。Nice的主管幽默地說:「我可以多知道一些嗎?」真是個好人,還安慰我說這種事常會發生,不用緊張呢!總之最後談妥種種事宜,決定做到二月底離職。但是主管這個星期將請假,所以約好下星期一他來的時候再宣布。主管不希望引起大家騷動或議論紛紛時他不在場,我也樂得免於承受我想像中的同事的眼光和壓力。

人算不如天算,一件我意想不到的八卦(或說美好的愛情)打亂了我和主管的計劃。一位同事追求著一位我的好朋友,就在上個週末進度突然有所突破,我自以為滴水不漏的祕密也隨之一瀉千里。星期一一進辦公室,一對對閃著光芒的眼睛對我行著注目禮。

「妳應該就是做到這個月底吧?」終於有人當頭給我來這麼一句。

「我..,我..,嗯,是呀。」我面紅耳赤地承認,結結巴巴地解釋。

本來想卯起來休假休到離職那天,以躲避這樣的困窘;後來轉念一想,也罷,就要閃人了,還待如何呢?沒想到我心念一定,和同事的互動也輕快了起來。大家圍著詢問我的想法和心情,言語親切,目光柔和,並且熱情提供相關的資訊。或許這真是個年輕的team吧,即便一年多來的認識或許不夠深入,互動難免有摩擦,但成員都善良單純;雖然我擔心離職讓人有不夠意思的感覺,但大家都很open minded,鼓勵我去尋找我所想要的生活。

除了剛曝光時的「立委質詢」,這幾天也常有同事來我的cube走動、聊天。有位男同事感性地說出什麼「離情依依」、「妳的決定讓我也對自己的未來想了很多」之類的話;剪了許久的日本頭,被向來以嘴快舌毒著稱的另一位同事稱讚,他並且宣稱早就想告訴我了;各攤送行的餐聚紛紛開始計劃和安排;一切的一切,都出乎我的想像,讓我受寵若驚。

雖然是陰錯陽差地走到這一步,但我真的覺得這是個美麗的錯誤。如果真的保密到家,臨走前才丟封”Good-Bye My Friends”的email,則這些溫暖的人情都將無由呈現。這過程讓我更肯定這一年半來的經歷,收到來自同事的肯定,也藉由和同事分享心路歷程而肯定自己的決定。天主真是厚愛我,離職前臨去秋波,讓我收到這麼多的鼓勵和關心。這一切實在是超出我的想像!

人之將走,竟不禁柔情起來了。隨著這一段,我對這一年半多以來的回憶,將是更為美好的吧。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