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25 Tue 2003 17:02
  • 挨罵

挨罵有兩種。

一種是事先心裡有數,並且強度不會太強(或是因為有心理準備所以感受到的程度減弱)。這種挨罵就像是要進游泳池前冷水淋浴,事先知道會面臨什麼,皮繃緊一點,在蓮蓬頭下意思一下站一站,衝過去也就是了。

再一種通常是非預期中的,事出突然,而且來勢洶洶。就像是路上好端端地走著,卻不小心踢翻了一盆火(而且那明明是人走的路,誰知道有盆火自己火冒三丈地等在那兒?),措手不及,且難以招架。應變能力好一點的人,當下趕緊跺腳,也許也能把火踩熄,但也可能惹得火順勢燒上來,就算最後沒出什麼大事,但也已是灰頭土臉。

我很不喜歡挨罵,非常不喜歡。有時也不用是「罵」,一頓沒來由的排頭或是臉色,也一樣讓人覺得像被鳥糞滴到一樣莫明其妙。並且最討厭的是都已經一把火燒得你灰頭土臉了,那盆火或是在旁圍觀的人還要給你再來句:「不要計較,我(他)最近心情不好。」那盆火心情不好又關我什麼事呢?你自以為和我感情有多好?你心情不好我很心疼嗎?我就活該倒楣受這氣?我是個火爆脾氣,不發火在別人身上已是天主保佑,若還有無名火燒過來,我肯定會有把有名火燒回去。不過這個燒回去未必是燒回惹我的那個火盆,反而有時是我自己化身為另一個火盆,也等在街邊,看那個冒失的倒楣鬼會上門。不燒回始作俑者的原因不外乎幾種,或是窩囊,或是礙於情面:比如說是來自老闆或老師的火,或是要給某人一個面子,無法發作回相關人士上。而被轉移的對象其實也不外乎幾者,或是家人、或是愛人,說來這還是一種更窩囊的窩囊。

有沒有辦法能停止這樣的怒氣沖天?有的時候也不是自找倒楣,而是倒楣的事和無理的人會自己找上門來。那麼我是不是能不要造成別人的倒楣,不要成為別人眼中的無理之人呢?可是我的火氣明明是有原有本,並不是無中生有,我並不是無理之人!

無解乎?非也。現在想到的一解,是「刻苦」。「刻苦」並非只是忍耐或委屈,而是願意自由於橫逆之上。我願意我的心自由。即使先已有氣,但我不去發作這氣,也比較不會繼續發展下去。不是否認我有氣,而是承認有氣但加以超越。

憑著人真能做到?還好我們有個天主。一切的能與不能,都放在祂手中,求祂完成吧。人要做的只是「放在祂的手中」。不過雖不是無解,但還是很不容易呀!

《舊作於2003.02.25》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fenghsu
  • 呵呵,非常同意呀。不過我都會燒回去啦。莫名其妙?沒來由的對我發火,我當然要讓他知<br />
    道這樣很荒謬呀。<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