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呀!
你嗡嗡的叫聲彷彿一把刀子!
就這麼剪碎了我的夜晚,我的好眠。

但聞你自得其樂地又哼又唱,
卻不見你的身影,無從招呼。
該說你神龍見首不見尾嗎?
又在棉被遮蓋不到的我的臉上留下痕跡處處。

索性交個朋友吧!
壯士斷腕,
我從被窩中伸出手臂。
你鮮血享用個痛快也罷,
只求吃飽喝足早點安歇,
別再來我耳邊魔音穿腦。
卻是求仁不得,
你竟愛唱歌甚過溫飽,
好一塵世中的雅客。

我誠不願每次見你便興血光,
但總是你先讓我見紅。
這我也可以一笑泯滅,
聲音暴力相向卻是不共戴天之仇。
翻身、下床、開燈、出掌。
房間中我掌風處處,
而你依舊瀟灑從容,輕飛款款。
我仰天長嘆,
拚上我的一夜與你纏鬥又有何益?
明天要上班的是我又不是你。

又是一夜,
被剪碎的一夜。

《舊作於2003.02.26》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