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或許因為一些刻板的印象而有所想像和評斷,那我自己呢?我覺得我是個唸電機的人嗎?

我是唸了六年電機的人,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可是在自我認同上,電機好像並不特別是我會主要形容自己的詞。我比較常說工程師,但這可能是因為總是必須要向別人介紹自己的職業,不得不然。好像總是比較深刻認同自己所學的人,才會常常以之介紹自己和自我認同。比如說薛是唸建築的,我真的就很覺得他像個唸建築的。為什麼呢?我想想...。可能是因為他對空間很有感覺概念,對城鄉發展很有興趣吧。小琦和泓是唸心理的,我也覺得很像,她們都很在意並且尊重人的心理和感受。我爸唸生物,非常像,我爸很愛賞鳥而且會收看Discovery頻道和閱讀近代遺傳工程和生物科技發展的報導和著作,而且我爸很重視生態保育和環保。小中中是管院畢業的,如果我若干年後在金融報章雜誌看到對於這位青年企業家的評論報導,我一點都不會意外。還有誰呢?我很多優秀的同學同事我都覺得他們很像是唸電機的,非常之像。我認識幾位唸哲學的老師和學長,也是完全一個頭腦清楚並且在乎真理。這些人,有著什麼共同點嗎?

除了電機的例子,我在其他人身上找到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很「在乎」他們唸的領域的概念。換言之,也就是他們真的覺得他所讀的是很重要的東要。不一定走學術研究路線,但就算走應用,他們也都深深認同他們所學所為。而在電機的那個例子上,我還是以刻板印象在覺得他們「像讀電機的」。

我又有一個新發現!就是我好像比較認同和羨慕那些為了理念、理想性在選擇major的人。以上舉的例子,除了電機以外的部份,都是如此!這代表什麼?這表示我是一個很純粹、很有理想性的人?還是表示我太過夢幻,不知道這社會是如何運轉?這世界上的各行各業真的都能具有其本質上即內含的意義?如果一個工作沒有意義,那麼勢必是個可有可無的行業;因為如果一個行業是被需要的,那麼這已代表了它的意義。所以難道我們可以說,一個行業只要不是不用存在,就必定具有意義?電機工程師當然需要存在,光是我的年紀就已親眼目睹了電機工程對於人類生活的改變和改善。可是為什麼我並沒有因理解了電機的意義就死心蹋地生做電機人死為電機魂呢?

《舊作於2003.03.06》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