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多夢。反反覆覆,只是同一個調性。

響了一聲來不及接起來的電話,接通後卻立刻斷了訊號的手機。標題空白且又忘了加上附加檔案的email,像是有些什麼含意但其實只是個轉寄的文章。

這是怎樣的一個欲言又止的夢呀!

欲言又止,是不知從何說起,是臨陣逃避;是知道說了也是白說,是擔心說了就再不能有這曖昧的距離。

欲言又止,是你的體貼,是我的自作多情。


《舊作於2003.03.08》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