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咖啡香裡,在明快的莫札特鋼琴奏鳴曲中,我輕輕地憂鬱。

輕憂鬱,下班後的飯局裡還是笑語盈盈,淡妝之下臉色依然粉嫩,最多只是眼神中偶而閃過幾片雲影。

輕憂鬱,為了性格中與生具來的多情,為了身體的疲累造成的心情難以高亢,為了難解的世事無常,為了昨夜愁眉不展的某個臉龐。

但是親愛的你呀,請不要為了我的輕憂鬱而憂鬱,但要對我充滿信心,要為我歡展笑顏。我在我的輕憂鬱裡承載對心愛朋友家人的懸念,而你的信心增加我的自信,你的笑容讓我有力量去愛到成傷。

《舊作於2003.04.08》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