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聽聖衣會的武雅古神父講了兩個小德蘭的小故事。

小德蘭九歲的時候,有一天當地的報紙刊了一則新聞,說有一名罪大惡極的罪犯,在死刑確定時,仍無悔意,幾番安排也不肯跟神父告解。時方九歲的德蘭看了這則新聞,便難過起來。她想,罪人身在罪惡之中,沒有力量能自己主動投靠天主,那誰能幫助他呢?於是她便懇切地為這名罪犯代禱,求天主原諒他,吸引他回到天主的愛內。結果幾天後,報紙上又登了,說這名罪人在上斷頭台時仍強硬,但有一名神父不放棄他,擠在圍觀群眾的最前頭,手持十字架向他揮舞。結果在行刑之前,罪犯伸手握住了十字架,口親了苦像三次。德蘭看到這兒,便哭了,她知道天父俯聽了她的祈禱,收納了這個可憐的人兒。

第二個故事是德蘭十多歲的時候,她修道心意已決,且不耐久候至教會規定的入會年齡(十六?十八?),於是與父親去羅馬申請特准。結果在羅馬沒有見到她想像中修道人清貧謙遜的模樣,反而見到了一些穿錦衣騎駿馬,和世俗人沒兩樣的神父。這並沒有讓一心修道的德蘭灰心,相反地,她說:「這就是我的聖召」。她的聖召就是為修道人、為神職人員祈禱,甚至更好地說,為每個人的心靈能更朝向天主而祈禱。

聖十字若望說:「耶穌屬於我,所以凡屬於祂的,也都屬於我了。所以天上地下的所有一切都屬於我,義人屬於我,罪人也屬於我。」乍看之下很難理解和接受,說義人屬於我也罷,罪人怎麼也屬於我呢?小德蘭作了最好的詮釋。如果我們能說:「求禰不要看我們的罪過,但看禰教會的信德,...。」,如果我們能求天主看聖母的謙遜服從而接納聖母為我們轉禱,甚至如果我們特別請熱心的教友朋友為我們或家人代禱,那麼,很顯然地,這些義人中悅天主的一切功勞,已屬於我們了;而我們這些「罪人」(軟弱的人)不也同時屬於了為我們祈禱的朋友了嗎?擴而言之,這世界上所有的罪人,不也同樣地屬於我/我們嗎?更何況,他們是屬於耶穌的,「耶穌屬於我,所以凡屬於祂的,也都屬於我了。」

面對當今世上這麼多的罪惡,身處弱小且問題多多兼困難重重的台灣教會,小德蘭,我的主保聖人,以她一百多年前的言行,感動並鼓勵了現在的我。

小德蘭!我們的大姊姊!教導我們如何把一切都獻給天主吧!以祂的愛做為我們面對世界的愛,以祂的義德和美好做為我們的光榮;悅納我們將在天和在世的諸聖的功勞獻給祂,並且將世上的罪背在我們對祂的愛情之上。

謹以此文獻給所有小德蘭姐妹《舊作於2003.04.16》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ipalins
  • 美麗動人的一篇祝福;<br />
    罪人屬於我, 義人也屬於我, 因著我屬耶穌, 耶穌亦屬我. 祈禱的功效, 在此泉源滾滾似江河. <br />
  • 台長
  • ripalins 妳好呀! 謝謝光臨,也喜歡妳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