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公主嗎?我可愛嗎?有人喜歡我嗎?我會得到幸福嗎?我夠好嗎?我值得嗎?

不知是集體潛意識,或是因為社會對於女孩的教導(所謂文化),或是真的天生性別上的傾向,我認識太多太多女生,包括我自己,對於以上的問題非常地渴望肯定的答案,以致於非常的焦慮和沒自信;或是因果剛好相反,因為沒自信又很焦慮,所以緊抓住、或是期待著別人對自己的喜愛,視之為自己價值之所在、之明證。但不論一開始何為因果,真正看到這個問題時,或是已在愛情關係中形成一緊張的互動時,當事人往往已陷入一惡性循環當中。愈擔心不被喜愛,就愈沒自信愈焦慮;而愈沒自信愈焦慮,也真的讓旁人/愛人望而生懼,因為沒有人能永無止境地澆灌一塊荒地,沒有人能為別人撐起一片自信的天空。

首先,這個社會有點病態,一個人的價值必須依賴別人的眼光;換言之,必須證明給別人看(試問,一朵小花何需證明她的美麗?正如一顆鑽石不必說服任何人她的耀眼)。在這人的價值不是個共識的社會裡,男生們自有其不言而喻的戰場:金錢、學歷、權力、地位、甚至是所謂帶得出場的女人,而女生則無如此明確(明確的愚蠢)的評估自己的「價值」的標準和方法,甚至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往什麼方向努力,才顯得或證明自己有價值。因此自信心不足,渴望別人先給信心,沒能力愛自己,需要別人來給愛的保證;又或者是女性較渴望浪漫(如上,不知是來自集體潛意識,或是因為社會對於女孩的教導,或是真的天生性別上的傾向),自身的價值很自然地就和所謂愛情糾纏不清。

我讀的是理工,從小學業也堪稱順利,算是在所謂「男生的自我價值評量表」上表現的還不錯。即便如此,在剛開始談戀愛時,也曾一發不可收拾地跌進以上的泥淖。不是嗎?如果有個全心全意愛我愛的不得了的白馬王子,我的人生再無他求,我不用再為我要的幸福付出任何心力,包括付出心力追求幸福時可能會遭受到的辛苦、委屈、眼淚、傷害...,我都從此免疫了。可是沒有人能為別人揹十字架,再完美再愛我的王子,也有他自己的人性上的需求和缺乏,有他自己的焦慮和沒自信。當隱隱然感受到了原來美夢只是出於想像,我抓得更緊,要求更多,像隻鴕鳥把頭埋在沙中,不願接受無法配合我推卸責任的計劃的事實。而愈是抓得緊,要求多,其實也就將愛情推得更遠。當愛我就表示要承擔甚至消除我的焦慮,誰還願意永遠待在這牢籠裡?而我仍然像爬上樹去抓魚,一直朝錯誤的方向努力。

真是段可怕的回憶!感謝天主我已走過那段歲月,而現在庶幾能努力愛自己、努力愛人;肯定自己,也肯定我的王子。這要感謝一些好朋友的陪伴,特別是一些如輔導般的朋友的陪伴及睿智之言。數年後的今天,看到了《公主向前走》這本書,對於其中「笑咯咯博士與躲藏先生」、「真理之路」、「情緒之海」、「幻相之地」、「真實之境」、及「回憶小巷之旅」等以寓言手法描述的情境和真理,心有戚戚,感慨良多。在此介紹給我親愛的公主們。真的,請相信妳自身是多麼美好,而妳的不完美正是成就完美的計劃的一部份!妳不需要向任何人或靠任何人證明什麼,妳只需要接受自己、好好愛自己,然後鼓起勇氣,大步向前走。


《舊作於2003.04.23》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