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反覆聽著莫札特的鋼琴奏鳴曲,安詳恬靜中,不經意發現,原來數百年來人們一直以神童相稱的莫札特,身上也留著歲月的痕跡。稍早的音樂一派天真,活潑飛揚,笑聲清脆爽朗;後期的作品一樣美好澄澈,卻多了些寬容大方,彷彿柔和親切地微笑著。

以前國中有位老師治學嚴謹,對我們的學業和生活常規都是勤教嚴管,同學們雖知老師是為我們好,仍覺苦不堪言。前陣子遇到母校一位小我很多歲的學妹,談到這位老師,她說:老師最好了,同情我們各科壓力都大,很少多派作業或考試。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這樣嗎?原來她帶我們時,剛從學校畢業,年輕氣盛,求好心切;而如今兩個孩子都已要上中學,很能體會學生的壓力和叛逆期的心情,帶學生便多了份母性的溫柔了。

歲月在人身上留下痕跡,像是流水沖刷石頭,有時候磨去了稜角也磨去了線條個性,再不見當年骨氣志氣,讓人不忍卒睹;卻也有沖刷掉外表的土質砂礫,閃爍內在溫厚的光澤,反而通往更真的自我。

小小的我,短短的歲月,留下的又是什麼樣的痕跡呢?

《舊作於2003.04.25》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