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就不是個好睡性的人。據說從襁褓時起,每當白天裡家中來了親友客人,小小一丁點兒大的我根本也不了解大人的歡樂飲宴,卻總是神經質地感應到興奮高亢的情緒,而在入夜後啼哭不肯睡。媽媽說她與父親兩人輪流抱著搖著,唱完兒歌唱中學的歌、再一路唱到大學的歌、唱到西洋歌曲唱到聖歌,總要鬧到三人都筋疲力竭的大半夜,我才在低聲哼著的歌聲中睡去。

我與弟弟年紀差得遠,加上小時候家中人口較多,我一直與父母同房而睡至上小學前。這段時間關於睡眠的印象付之闕如,但也從未曾聽父母特別形容過,想來是較安睡的一段時日吧。上小學後的記憶漸漸能保留下一些,我記得曾有小小年紀的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猶豫掙扎再三,還是決定起身去敲父親的房門,怯懦地說「我睡不著」的印象。白天裡人來瘋而夜裡睡不著有之,犯氣喘而無法入睡亦有之。印象中爸爸總是耐著性子,睜開被吵醒的迷矇的雙眼,教我靜坐,慢慢隨著吐氣吸氣而收斂心神,或再配合誦念天主經或一些有韻律的詩文,達到放鬆加催眠的效果。幼時無助亦無知,輕易打斷父親安睡,現在我自己工作了,想像若有人膽敢破壞我累了一天後的休息,並且等於是害我第二天一整天精神不濟,我會有多麼不耐和不悅,才知道父親總是把我擺在優先的地位,對我是多麼疼愛。

類似這樣偶而難以入睡的情況一直持續到大,但頻率迅速下降,我也漸能自處。而也許因為中學時課業壓力大,睡眠時數少,一直處於沒睡飽的情況之中,自然在有得睡時較容易好好兒睡吧。回想起來那真是段睡眠品質普遍皆達標準之上的歲月。而不只是睡眠品質,現在回想起來,那也是最靈台澄澈、「在智慧和身量上,並在天主和人前的慈愛上,漸漸地增長」的一段時光。(待續)

《舊作於2003.05.09》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