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學後,新鮮人過新鮮生活,每天應接不暇的各種課外活動和豐富的愛情與友情,也讓人來瘋的range提高,在晚上常是開心而耗盡地睡去。沒想到長期地精神外放,久而久之,很快地損耗了我從小在安全與被愛的環境中長大所培養的心神,我變得比較不容易收斂心神,內在的穩定力量減弱。爸爸說這是「心花花」,而我知道,在狀況不好的時候這就變成了「心慌慌」。在有較大的事件或是感情上的衝擊時,與自己獨處時容易空虛浮動,夜裡則多夢淺眠。不是很容易以言語形容,但我曾好幾次聽不同的女同學提起,與在愛情中情緒強烈高低起伏的現在相比,她們是多麼懷念高中時清純簡單的自己,沒有太多外務,那麼能concentrate,那麼self-disciplined,那麼的身心自由,也許這是很類似的情況。話說到此,好像已經不只是睡眠的問題而已,看起來人會被外在的生活方式(實際的生活遭遇)而影響心神,而睡眠恰是一面清晰的鏡子。

前文提到,從小以來睡眠遇到困擾時多是向父親求助,事實上長大後我也漸發現父親是較多情善感的,也常因為憂心或是情緒波動(如聽了一場好音樂會)而影響睡眠;而母親則有一澄澈的心靈,不論發生任何大小事,夜裡一概呼呼大睡,一覺到天明。印象很深的是弟弟在唸高中時一度功課出現危機,父親輾轉難眠數夜,而母親則自在放心的認為天主自會照料,照樣沉穩入睡。看來我的睡性(個性)較多遺傳自父親,而父親也在這方面較母親更同情和理解我吧。我與父親在此事上出現了神祕的默契,有時一天裡身心過度勞累,父親會要我替他按摩頸肩,幫助放鬆及入眠;長大後的我雖未曾在半夜裡敲門向父親求助,但若半夜裡睡不著上網或看書看電視被母親發現會討罵,父親知道了則會叫我去喝杯熱牛奶。(待續)

《舊作於2003.05.09》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