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訪談的客戶是某台灣公司在大陸研發中心的一位工程師,從上海來台北出差。1978年次的年輕文弱男生,西安交大畢業;從簡單的說明和討論中,很明顯清楚地表現出他的聰明優秀。

而最引起我的注意的,是他的手。說的更精確些,是他的手指,因為在討論過程中,他的手是類似於握著拳而只伸出食指來指著示意圖以幫助說明的,所以其實我並沒有看到他的手,而只看到手指,而且只有一隻食指。

那是我見過最美麗的一隻手指!這樣寫會不會很變態?但那我真的只能以美麗來形容,像是古人形容女子十指如蔥(想是形容其水嫩而又纖長),又像是最通俗說的「玉手」,真的就如玉一般的白透呀!而這樣的一隻美麗手指,出現在我想像中以為該是高大豪邁的北方男子身上,感覺有些錯亂,卻也在那短短一個多鐘頭內好幾次吸引住我的目光和心神。

事隔一天,我現在還無法怎樣去分析自己,但覺得似乎領略了一些比較常出現在男生身上的感官經驗,像是有人特別迷戀女人的腳踝,或是對頸項之際情有獨鐘。我雖從無這種戀物(皮囊亦物矣)的傾向,但那隻手指確實讓我震懾於其本身的美麗。是不是人體本來就是美好的,並且有可能接近一種universal 的美感,以致於不需要對於其人本身具有情感,也會欣賞欽羡?

我不會有機會再見到這西安男子,我也不需要再見到他。就算記得他的手指,也犯不著懸掛心頭。且以有幸看到一幅好畫或是看到一美景的心態泰然處之吧。

《舊作於2003.05.15》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