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友人聊天,談及人心之變與不變,他引述原始佛教的觀點,認為世上萬事萬物,莫不常變,甚至可說「本來」就是「一定」會變的。彼時我正處於內外交迫、心力俱瘁的狀態,加上對於原始佛教毫無研究,聞之只覺宿命論的悲哀,掩耳而不願聽。

是這樣的嗎?什麼都會變?那麼我們活在世上追求的是什麼呢?愛人會變心,朋友也志不同道不合了,還有比這更叫人傷痛的嗎?甚至連我都可能不是我了,那這日子還有什麼好活的呢?

難道不是這樣嗎?難道不是說變就變?我有為了朋友的改變而悲傷痛哭的經驗。昔日交心、彼此透明的好朋友,漸漸說不上話了,或是說話時無法再互相凝視,無法從眼睛看進彼此的內心;我仍然一片赤誠,真心卻是無人收受。也有曾經一起是那麼那麼愛耶穌到不知如何是好的朋友,離開學校後,竟不再進堂,也無法再分享這本來是我們生命中共同最重要的部份了。愛情呢?聽來的故事自是不勝枚舉,光是我自己就遭遇過對方的改變及我自己的改變。

「不變」才是好的,而「變」就一定不對嗎?我和薛在營隊中彼此欣賞與被吸引,交往後初期諸多不順,我哭訴他「和營隊中不一樣了」,他卻覺得我「怎麼還和營隊裡一樣」?意思是我怪他不像營隊中那麼開朗活潑,他卻覺得我不懂落實回生活;四年後的現在,卻是我意識到我對於人生的渴望發生變化。大學時代我超級親愛和崇拜加依賴的一位學姊,在我們先後畢業後,表達她期待我們的關係由「學姊學妹」變成「平輩好朋友」;當時我似懂非懂,甚至對於她的改變感到失落,而同樣的渴望現在卻清楚地出現在我對於和我親愛學妹的關係之間。想來當時我不明白學姊的期待和表達,勢必曾造成她的一些傷心和痛苦;而即使現在我懂了,又如何能再與她說分明呢?

再抽離來看,什麼叫做「變」?什麼叫做「不變」?月形盈虧每日不同,但月亮還是那個每月有朔有望的月亮。每一刻的流水都再不是前一刻的流水,但河還是那河,江還是那江,海洋還是那海洋。不再在一起了,我還是祁欣,他還是他。她還是她,我還是我,可是我們不再是我們了。他沒變,是我變了,那我們還是我們嗎?是該變的沒變?還是不該變的變了?(待續)


《舊作於2003.05.27》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