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比和客戶約定的時間早了半小時抵達,遂有機會悠閒地坐在星巴客內早餐。聽著店內播放著的西班牙情歌,我進入了一種愉快而放鬆的心情。

隔壁桌來了一對父女,背對著我的是穿著居家服的年輕父親,面向我的是他約莫才小班或中班年紀的女兒吧,表情豐富的小臉和黑亮靈動的眼睛剛好都映入我的眼簾。

我小心翼翼地讓自己的目光隱形,深怕打擾了這對父女,卻又被他們的互動深深吸引。父女有說有笑地吃著早餐,小女孩好幾次被父親逗笑,愛嬌的眼神盡是對父親的愛慕和崇拜,並且時常發表她的意見和回應,一看就知道是很有安全感很有自信心的小孩子。這位父親顯然也很enjoy他與女兒的早餐約會,誇張的手勢和與女兒開玩笑的興致,流露出滿溢的父愛。要離去時,女兒撒嬌,父親一把將女兒抱起,揹在背上,在眾人的注目中走出店門。

望著這對父女幸福的身影,我不禁想起人們常說的:「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我不信前世,卻很喜歡這個說法。父親往往對兒子管教較為嚴厲或是難以表達情意,對於女兒卻容易寵愛,或是對於女兒的愛嬌無可奈何。我自己從小受到父親的疼愛,一直到如今不曾稍減。小時候父親陪我去上山葉兒童音樂班,回家的路上,從小就在眾親戚中長大的我不知道害怕或不好意思,在公車上就興奮地唱起老師教的曲子。這事我已不記得了,是長大後聽媽媽說的。於是我問爸爸:那你怎麼辦?意思是如何解除這尷尬呢?爸爸很自然地說:妳想唱,我就和妳一起唱呀。小時候爸爸教我讀唐詩,並且錄音起來,讓我白天時可以播放來聽,這是一直保留至今的父愛的聲音。上了中學以後,我彆扭地不太與父親太明顯地親密了。前世的情人再不情願也只有接受女兒已經逐漸長大的事實,但仍然痴心地提供交通上的服務。在台北捷運通車之前,一趟公車到不了的地方,就是爸爸車子到得了的地方。連上大學後和今世的情人的約會,痴心老爸都還自告奮勇地擔任司機,或是將我送到約會地點,或是連混帳小子(女兒的今世情人的統稱)一起接送。即便到我都已畢業出社會快滿兩年了的今天,不過就是要坐計程車到汐止出差,昨晚爸爸都還提醒我要打電話叫車:「雖然是大白天,但畢竟是開去郊區!」。到今天早晨他出門上班前還不放心地跟我說:「妳記得叫車要約在巷口便利商店上車,不要讓人到大樓來接,太招搖了。」這是我小心謹慎保護女兒的父親。

有一次爸爸送我去某地,媽媽也在車上。媽媽對我說,妳看著好了,沒有那一個男朋友會像妳爸對妳這樣。那時只覺得母親在提醒我要對父親更和顏悅色、更貼心一些,多年以後的今天回想起來才知誠哉斯言。而除了告訴我父親非常愛我,媽媽是不是也有些向我炫耀她今世的情人呢? :)

《舊作於2003.06.24》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