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2003/Sep/06

開場白是個我在不同機會下分享過幾次的故事。

我在一個充滿愛與安全感的大家庭長大,祖母及姑姑叔叔與我們同住,外祖母及舅舅們也住在附近。我除了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兼之幼年老成,最喜歡做的事是與大人們談論我各種天馬行空的想法,以及搬張小凳子仰頭聽大人們聊天。漸漸長大,父母與家中長輩是我最願意對談的對象,我知道他們愛我,而我也最尊敬他們的學養識見與人格風骨;而在家中又能得充沛的安全感與認同感,因此不論是知性或感性,我沒有太多對於平輩朋友的需求。從小學以至中學,我在學校裡或有單獨幾位想法接近而好一同高談闊論的朋友,但從沒有小圈圈,沒有會膩在一起的手帕交小組。

這情形基本延續至上了大學。上大學後,我參加了學校裡的天主教社團—光啟社,在光啟認識了一些學長姊、同學、以及後來的學弟妹,而他們成為我一生中重要的朋友。在社團裡不論是學期中的一起參加信仰陶成課程、生活分享、吃飯團的生活相處,或是假期中大小活動的籌備以及進行,我們真的彼此滋潤彼此灌溉,也彼此陪伴喜怒哀樂與人生各個轉折點,彼此見證對方身上所彰顯的天主的慈愛,「一起成長」。學長姊給的所有關懷問候、陪伴傾聽建議,我們也期勉自己同樣地傾注於學弟妹身上,並且隨著時日增長,一起成為互相付出真心的朋友。至此我生命中有了父母以外的深刻互相認同及親愛的對象,也因而有機會成為更成熟獨立的自己。我們共同的信念是要愈來愈懂得愛與被愛,而當除了能彼此勸勉的一致的價值觀外還有生活陪伴,還有自我理解向內尋求後的不吝分享與聽者的回饋、相互激盪,當他們真的認識並且接納我,傾聽並且理解我所成長的脈絡、我的想法、我的好惡、我的軟弱,而我也學著以天父的眼光看他們和愛他們,這份友情真的是發光發熱,讓我親愛歡喜到不知如何是好的地步。

這份與朋友「相愛」的經驗,讓我開始學習交朋友、愛朋友。在系上開始有幾位好朋友,一樣也隨著共同經歷的戰役(學業、家庭、愛情...)而進入彼此的生命。高中時談得來的幾位和我性格接近(大器的女孩子)的朋友,也保持聯絡而讓友誼繼續滋長。除了光啟以外,從小在教堂認識的朋友,我們認識彼此家庭每一個成員,而在長大後彼此陪伴,一起旅行,繼續有著共同信仰經歷、教會活動中認識的其他教友、甚至工作之後新認識的朋友...,我開始懂得並且喜歡交朋友,而若時空條件配合,甚至有機會彼此分享及開拓生命,而成為深交的朋友。我從幼時不懂且不需要和朋友來往的人,變成今天這個愛朋友、不能想像在生命中沒有朋友的我了。







(二)2003/Sep/13

什麼是朋友?

三民書局出的大辭典中為朋友下的解釋是:友人的通稱。同門為朋,同志為友。

Oxford School Dictionary(抱歉我手邊沒有更高級的英文字典)中則寫著:friend: a person you like who likes you.

兩者都是平易近人又可愛的解釋。 :)

每個人對於朋友的定義可能不盡相同。隻身旅居海外多年的親親好姊妹Y在MSN上告訴我說,朋友就是你總是會想起他而且總是希望他好(wish him the best)的人。我聞言接話說, “I often think of you and pray for you.”。結果她回我 “I think of you everyday.” 再加一個甜美的微笑。:) 前兩年剛離開學校,一些要好的朋友也在那前後進入社會;面對生活型態的改變,加上每個人各有際遇,彼此能給朋友的時間和心力和方式都有所調整。我那時曾為了一個我心裡覺得非常親愛而我也自以為很關心他的朋友,並沒有同等愛我(我自以為是地覺得)(像是不再什麼事都熱情分享、不很依從朋友們的忠告、甚至價值觀略有改變等~當然也是我當時自以為是強加於他身上!)而心裡憂悶甚至傷心氣憤。D跟我說,”你如果認定他是朋友,那就沒有什麼好再說的。聽得進,你就說一點;聽不進,他還是你朋友,你也還是要當他的朋友,不用去覺得他怎樣會比較好怎樣比較不好。就降!”。他這番話我倒是聽進去了,也試著虛心去認識我的朋友的不同的樣子。時間過去,感謝天主他還是走在天主的道路上,之前也許可以稱為一個過程吧!現在的他和從前當然有所不同,但我願意做他的朋友,也在心底默默懇求他的友誼,並且試著學習很單純地去愛一個朋友。也許我們的模樣不再那麼相像,但我衷心懇求天主把我們領往最好的道路上。

真正深入的交往,勢必要求單獨的對話,普通朋友(指非戀人關係的同性或異性朋友)亦然。所謂單獨,意思是焦點集中而內容方得以真正深入。而交情一旦如此深入,難免有點類似情人般地互相獨佔(不是整個人,而是獨佔一小部份,在一小部份上彼此開放對方獨佔和被獨佔)。所謂單獨指的不是不能公開的私密,這分交情當然可以大大方方地公開說,交談的內容也可以說給自己和對方的情人聽,其光明磊落無庸置疑,可是那份關係外人只能由其外觀之而想像神往,是無法真正參與核心的;不是我不願說,而是難以言喻。我開放自己的生命和感情,願意對方從天際劃過,與我的軌道相交;在他與我交會的時空點上,我們是互相獨佔的。這是多麼大的慷慨呀!而當朋友對我們也有這份開放的時候(或者是對我們有這份開放的人我們因而能稱為朋友),難到不讓人感動而願肝膽相照、赤誠相待?於是這份友情不再只是驚鴻一瞥的流星,而是日後將繼續互相改變力場和運動方程式的相遇;我的生命脈絡從此發生了影響,一如他的生命也因而不同。







(三)2003/Nov/21

「朋友」這個稱呼可能有高於我們所能想像的意義。耶穌是人的朋友。他與我們交談,願意我們了解一切,從此我們得稱為朋友而非僕人。他高懸苦架,不是以救主之姿,而是為朋友捨命。

親愛的,除了朋友,我還能再予你什麼更神聖、地位更崇高的關係和身份嗎?除了做一位忠實的朋友,我還能再如何地自我給予呢?而我為做這忠實的朋友所付出的,是甘願在當我不能得到你的友愛時心痛,在看到你接近危險而不願接受提醒時緘默但不停祈禱,並且繼續視你為我的朋友。所謂愛情又何曾高於友情呢?在談及情愛(不論開始或結束)之前,我首先必須是一位朋友。做一位朋友意謂著重視且尊重你完整的意志與人格,不將自己的欲求優先於你的需要,也不因不忍或膽怯而蒙蔽真相或陷你於不義。與戀人之間,因著互為朋友方得蒙祝福,方得以自由地選擇彼此或互道珍重再見;是友愛(愛德)提升了戀人間的迷戀,使得戀人能深入彼此的生命(正如朋友一般)。

除了朋友,這世界好景無人共賞,敗壞無人同哀悼,歡笑悲傷無人能同與共,甚至難再有歡笑悲傷了。親愛的,我的朋友,除了做為朋友,我又還能如何地愛你呢?: ) (完)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