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薛自交往以來,直到近三個月前,都是處在相隔兩地的狀況,但印象中倒不常有思念他的夢。不過有段時間中,薛其實常做我夢中的男主角,只不過不是思念的夢,而是可怕的惡夢。

我於研二那年,因為自己大學四年及研一都太混,對於畢業實驗及論文,承受著能力上及時間上的壓力。抗壓性極差、並且從小到大甚少挨罵的我,同時面對著畢業的壓力以及幾乎每一兩週就會在meeting中被老闆狂電狂釘的恐懼。白天裡壓力深重,夜晚睡覺就惡夢連連,而且惡夢竟將白天裡的恐懼再放大到極致,直攻我真正最大的害怕。夢裡有各種情節,鋪陳交代我如何如何地是一個糟糕的人,然後上演最可怕的結尾,就是薛離我而去。我烏雲罩頂地進入夢鄉,而意識以外的世界竟派來一隻法力高強的「幻形怪」,落井下石地奪走我的最愛,無情地痛擊我這落水狗。好幾次我在晨間四五點間於惡夢中嚇醒直接打電話給薛,哭著問你怎麼不愛我了不要我了,哭訴他於我夢裡的無情以及我夢中的無助。無辜的薛為了自己畢業評圖已然睡眠不足,無端自沈睡中被吵醒,一頭霧水地聽著我種種指控;他將安撫我優先於為自己辯解,再三柔聲安慰疼愛電話這頭害怕的我,保證夢裡的惡事絕不會發生。在得到溫暖和支持後,我帶著哭泣後的疲累倒頭補眠,留給薛精神不濟的一天。薛說我有在任何時候打電話吵醒他的特權,但清醒後的我仍然非常自責加抱歉。

這樣的事發生不只一次之後,我們兩人都深受打擊。薛無奈並懷疑自己無法給我安全感,但事實上我知道薛已對我極盡耐心包容寶貝了;而我則因自己無能應付生活中的壓力而做怪夢害薛害自己,產生了一些自卑感。為了從這樣的困境中走出來,我告訴自己薛早已證明即使我焦慮吵鬧他也不離開我,不要再做那些笨夢了;我開始試著勇敢面對壓力,告訴自己要像勇士面對惡龍,要抬頭挺胸,不要懦弱,不要害怕。不知道我的努力有多少成效,不過感謝天主,在薛的陪伴及眾親友的鼓勵代禱下,我總算如期畢業,這好長的「惡夢」終於過去,自然也不再做那些夢了。而從那之後,即使偶有壓力大的時候,也再沒有這種讓薛揹黑鍋的怪夢。我想,是薛在這麼長的時間裡一直努力成為我的「美夢」的堅決,終結了那個惡夢吧。


這幾天在看哈利波特第五集《鳳凰會的密令》,這集中哈利飽受夢境困擾。在夢中,他能分享「那個人」的心情和念頭,甚至彷彿自己就是「那個人」,為此他於夢醒後自責且自我否定。鄧不利多開給他的「處方」是學會「鎖心術」,好能鎖住自己的心智,不與外物相互投影。我想,我還不到需要「鎖心」的地步,但如何澄清念慮,內斂心神,恐怕是敏感神經質如我者,一輩子的功課吧!(完)


《舊作於2003.10.02》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