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桌上開了一朵驕傲的玫瑰花。色澤飽滿外形完整的花瓣綻放著她的嬌艷欲滴,硬挺強壯的枝梗是她的自戀,幾片濃綠的葉子襯托並伸展出她的風情。

我的玫瑰斜插在一透明有設計感的悅氏MY WATER水瓶裡,她奮然向上盛開著,高度正好讓我在座位上只能仰望她的美麗。這還像話嗎?我要妳是為了賞玩妳!我把玫瑰連瓶帶花從桌上挪到腳邊,小心翼翼地避開我進出座位的動線。

從上而下地俯視我的玫瑰,我更清楚地將她的美麗收入眼底,更讚嘆她的完美也更有擁有她的感覺了。好景不常,過不多時,在我完全沒有移動包括自己的手腳在內的任何東西之下,花瓶突然斜下作勢欲傾。我急忙出手,結果是花與瓶俱安然無恙,只潑得救花心切的我一手一身的水。

真是驕傲!我心中憤憤不平。我雖粗枝大葉,但也聽懂了她的訊息,只好將玫瑰再連花帶瓶地放回看來是她比較屬意的桌上,回到那個我只能仰望的角度,認命地繼續以這不對等的關係愛慕她。


《舊作於2004.02.18》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