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認命地將我的玫瑰放到比較高的地位(包括有形與無形的地位)而繼續時不時地仰望她約一天後,在我努力工作了一段時間導致眼痠手麻而起身打算與同事聊些這麼好的天氣還得上班真是無奈以及在同一天內第三次聽另一同事追求學妹未果的苦水並且不負責任地給些也只能這樣的建議時,竟活生生眼睜睜地看到我的玫瑰在我眼前,她最中心的部份,一瓣一瓣地開了。

我的天哪,我眼前所發生的事真是美呆了。回到她所來自於的高高在上的這一天以來,她繼續以她的枝梗與葉子伸展她的風姿綽約,複瓣重重疊疊也已開出飽滿完整的花形,但就是最中心的幾瓣仍聚攏著。這我也不意外,或說早習慣了。在我所擁有的眾多玫瑰花(當然不能以小王子的高標準「擁有」來說)中,「不開心」的居多。我總以為也許花兒離了水,養份便難支持最燦爛的盛開。而我這朵驕傲的玫瑰花呀!在我願意完全捨棄我畢竟也有的一份自尊和所謂擁有者的幻想時,妳在我面前輕輕微笑,撩人地完全開放了。

過了大半晌,我仍陶醉在花開的風采中。更使我痴痴迷迷喜不自禁的是,我的花兒願意為我開放,敞開她的心房。原來花開的時候是有聲音的,輕輕細細的啵的一聲,像是年輕少女的一個輕吻;而花開的剎那,花瓣的顫動像情人流轉的眼波與臉上綻放的笑容(原是以花兒形容笑顏?而笑顏竟反被拿來形容花兒了)。這是我甘願放下身段的回報嗎?這比我所付出的要珍貴太多了!


《舊作於2004.02.19》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