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我回到了山上。深吸進心肺之中的山中氣息,化為深深感謝與感動,充滿了我的胸臆。為了暑期活動的場地,我們走訪了仁愛國中、春陽天主堂、親愛國小、曲冰天主堂以及萬峯國小。這些建物都是災後新建的,我真的在其中體會到好的建築是多麼能幫助人的生活,物質的技術原本即是該服務人類。在這些座落於山中的校舍與聖堂中極目四望,滿眼山色嫵媚;覺得天是那樣地近而清晰,同時卻又遼闊而讓人心生崇敬。啊,我太愛山了!大學時候每年在山上總是要發生些好事情,總是我生命深化的時候。聖經中耶穌常在山中對群眾講道,應該也是要避開平地的粗俗忙碌,而引人更歸向天主吧。

在群山環抱中,我放鬆而輕快了起來。而此處正如每一個山上,有著山上的孩子。兩個學齡前的小兄弟跟著我們一路上險象環生地(他們是平安得很,但我們這些平地人遜角看著他們在偶有車輛的路上追趕跑跳,冷汗涔涔)走進天主堂,在廣場遇見一大群他們的兄弟姊妹。其中一位白小妹好愛我們,熱情邀請我們加入她們的遊戲;這位山上的小姑娘,才只小學三年級,舉手投足間便已滿溢讓人難以抵擋的魅力。看著他們,我想起了”我自己的”山上的孩子。布農的孩子皮膚再更黝黑些,但那靈動的大眼睛,如鈴聲般清脆的笑語,剽悍而奔放的熱情,在在使我想起”我山上的孩子”。我雖數度造訪山中,而為百年一瞬的山呀,我仍然只是個過客。我不是觀光客,不會看著這一切太美好的風景人情,以為彷彿進入一個想像中的桃花源,而於返回塵世後再無牽掛。但我畢竟只是個過客。看著這些孩子,想起我心中永遠的山上,我不會假裝這一切美好沒有任何煩惱,卻也謙卑地學習接受斯景斯人無私與我分享的美好,並且將他們承受與遭遇的一切放入我心深處,時時反覆默想而為他們祈禱。

山中的水就如山中的人一樣,讓人感受到清新與真切。離去前的上午,我們在姜大哥的帶領下,往更深山的舊部落去,一探「天使瀑布」的源頭。果真曲境通幽。未待照見水色,溪聲已喧天;及至溯溪而上,那更是滿眼水光盪漾,滿耳水聲淙淙,滿心浸潤著舒暢清涼。時間彷彿靜止了,卻又在鳥叫蟲鳴中,隨著流水,前所未有地清楚流動著。人亦彷彿融進了這天成的景致,卻又非常真實地與自己內在的靈魂相遇著。雖然我們只沿溪上溯到瀑布的第二疊,但已洗滌提振了每顆或是滿佈塵埃或是千瘡百孔的心靈。感受著在水中因冰涼而略微遲緩的雙腳,我想要記下這屬於山中的一刻。我要怎樣才能把這忘憂時分帶回山下伴我一生?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更也許我永遠記不完整。那麼,就讓我常常再回到山上吧。(完)


photo:天使瀑布第三疊,摘自姜大哥的網頁。
ps. 有關二日行及曲冰部落詳細資訊請參閱曲冰網站http://far.www.gov.tw/chubeanhttp://www.enpo.org.tw/www/chubean

《舊作於2004.05.12》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