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伊人
曲:賀綠汀 詞:賀綠汀

望穿秋水 不見伊人的倩影
更殘漏盡 孤雁兩三聲
往日的溫情 祇換得眼前的淒清
夢魂無所依 空有淚滿襟
幾時回來喲 伊人喲
幾時你會穿過那邊的叢林
那亭上的塔影 點點的鴉陣
依舊是當年的情景
只有你的女兒喲 已長成活潑天真
只有你留下的女兒呀 來安慰我這破碎的心


前幾日在計程車上,聽運將大哥播放著老歌廣播電台,費玉清以婉轉清亮的嗓音,彷彿佳人一步一回首,在字句間眼波流轉地幽幽唱著這老到不知道那裡去的《秋水伊人》。而我竟然在心底能默默跟著哼唱,一直到進了辦公室還餘音繚繞,不絕於耳。

想來我和國語老歌與老老歌的緣份恐怕在同齡朋友間算是少有的,能想到的原因之一是家中長輩都雅好音樂,不只是聽CD或看《老歌金曲》等節目,家族聚會中還常常喜歡一起唱上幾曲同樂,伴奏伴唱自然就成了我們年輕一輩的責任。再一個原因可能是我中學時代加入合唱團,而這些早期的所謂流行歌曲,其實在填詞譜曲上都帶點古典,和合唱團時代曾練習的一些中國藝術歌曲情調類似,也許我因此容易產生共鳴吧。其實老歌實在是動人的,情感之豐沛甚至不比時下愛呀恨呀都白話到底的流行歌曲遜色;看似含蓄的言詞間往往帶著呼之欲出如排山倒海般的巨大能量,而相對較慢的節奏則使歌者能從容以氣韻流動、百轉千迴地表達情感。老歌常保留了「賦、比、興」的手法,花很長的篇幅描繪景物,或是把春花秋月都拿來比擬人心,深刻的情感即逐漸於焉蘊釀;最後不用很強烈直接地點明,即能留下空谷回音,給人心頭一擊。

也許我在聽唱老歌時怡然的感受,也來自於我對那個時代的情調的迷戀吧。現今乃至以後,仍然會有為數眾多的伊人為了各式理由而遠離家園,獨留愛人傷懷;可是我們再無法寫什麼「孤雁三兩聲」了,放眼天際,哪來的雁呢?也再沒有「亭上的塔影」了,又穿過什麼叢林呢?快速變化的市容,甚至沒有什麼「當年的情景」了。現代都會的快速步調,讓悠悠慢慢的節奏被認為有氣沒力,而婉轉含蓄的旋律又因太過真心而在這冷漠的年代裡顯得矯情了。也許,只有在聽唱老歌時,我們可以放心地躲掉這一切質疑以及價值觀的挑戰,且放心將自己置於那個時空,盡情訴說衷曲,謳歌真情吧!

《舊作於2004.10.13》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