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簡單地說明一下我們這十六天的行程好了。時間是以當地時間來算的。

8/06 星期六上午班機離台
8/06 星期六深夜抵巴黎
8/06~8/10 遊巴黎
8/10 星期三中午搭火車離開巴黎,傍晚抵達泰澤(http://www.taize.fr/)
8/10~8/13待在泰澤
8/14 星期日一早搭車前往盧森堡
8/15 星期一由盧森堡前往德國
8/15~8/21德國世界青年日
8/21 星期日晚上班機離德
8/22 星期一深夜返抵國門

此處我要分享的,是在泰澤聽泰澤修士講的一段道理。

首先,泰澤(http://www.taize.fr/)是巴黎南方的一個小村莊,在當地有一個修會,即稱為泰澤修會。泰澤修會是舉世唯一由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共同組成的修道團體,以「修合」為主要精神。其特別之處另還在於泰澤團體特別歡迎年輕人。泰澤修士們一天早午晚三次團體祈禱,完全開放其他人,特別是年輕人,一起參與;在暑假時常是數千人一同祈禱的盛況(我在泰澤時共四千人)。由於泰澤地處偏僻,人們常是帶著帳篷睡袋在彼處住上幾天,也有住上長達數月或數年者。近來由於歐洲以外也有青年前往,所以也蓋了簡易的宿舍,方便遠道而來、不方便帶帳篷的訪客。泰澤祈禱的特色是以簡單而具默想性的短頌反覆歌詠。而除了每天的團體祈禱之外,泰澤也固定有聖經導讀、小組討論、洲際聚會、文化之夜等活動。


那天,一位長得很像休葛蘭的年輕修士帶我們謮的是若望福音第二十章19-22節。

正是那一週的第一天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為怕猶太人,門戶都關著,耶穌來了,站在中間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說了這話,便把手和肋膀指給他們看。門徒見了主,便喜歡起來。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就如父派遣了我,我也同樣派遣你們。」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噓了一口氣,說:「你們領受聖神罷!」


修士說,這一段讓我們聯想起我們是怎麼被創造的:創世紀第二章第7節。

上主天主用地上的灰土形成了人,在他鼻孔內吹了一口生氣,人就成了一個有靈的生物。

在聖經章節中,我們看到「灰土」,以及「天主的那一口氣」。

我們由灰土所形成,意思是我們是百分之百的dust,是100% material。但我們也領受了天主的氣息,即分享了天主的生命,領受了天主給的平安;意思是我們也同時是百分之百的精神體,是100% spirit。

我們並不是一半物質一半精神體,我們是既是完全的物質,又是完全的精神體。

這看來不符合這世界上的數學或物理的敘述,卻的確是我們的經驗。

植物人甚或腦死的人,其靈魂仍與肉體同在。身體殘缺的人,也仍然以其百分之百的精神活在百分之百的肉體中。我們的思想和心神在運作時,身體各細胞、腦波、神經並不休息。

靈魂不獨存於肉體之外(在此世);抽離了靈魂,肉體也不成為人。肉體或靈魂,沒有單獨存在的可能;也因此各自都是100%。


既然我是百分之百的塵土,那麼我所要做的就是 move my dust。何壓力之有?

既然我有百分之百的spirit,我所活著的是天主分享出來的生命。什麼事或物能形成我的界限?


對自己沒信心、認為自己沒用或是不夠有用,是當今世上最普遍的流行病。其威力之大、流傳之廣,稱為此世代的黑死病或許當之無愧。我相信大部份的人都或深或淺地嘗過其中滋味。多數人的面對之道,要不就是挾著尾巴逃跑,掩耳盜鈴地麻痺自己,讓自己進入世俗的名利遊戲而放棄重新審視自己的價值觀;要不就是深陷憂鬱之中,惶惶不可終日,在過高的自我期許之下自我貶抑,甚至自我放棄,再無招架之力。

100% dust and 100% spirit。這是一段弔詭的論述嗎?泰澤修士說,在泰澤,永遠只以問題來回答回題。

這並不是一段針對「極限」而來的”道理”,卻恰恰質疑了我為什麼要追尋極限,提醒了我再省視對於極限的想像是踏實的或是飄浮於空中的。

「我知道我能做到」和「我覺得我應該做到」是不同的。「我做了但沒成功可是自我接受」和「我認為我做不到」不同,也和「我不能接受我做不到」不同。

「現在要養家,錢不夠用,所以我要想辦法多掙些錢」(當然這也是可議的論述:什麼叫錢夠用?什麼叫不夠?養家是指溫飽還是能常常出國豪華旅遊?),與「我應該要能多賺點錢的,這種薪水侮辱了我」不同;也和「我願意試著更增加我的工作效率,更發揮和挑戰自己的能力」不同。

這並不是一段叫人降低自我期許的說法,也不是唱高調空泛地說著麵包無用。

這是說出事物的本來面貌。

我是塵土,你也是塵土。塵土為什麼要在意其他塵土的說法和眼光?塵土為什麼要以與塵土比較為目的?

我是100% spirit(抱歉不知道中文怎樣說較貼切,暫保留英文),你也是100% spirit;可是我們是分享同一天主聖神(天主的生命、天主的氣息、天主給的內在的平安)。我的dust因著這賜給我的既獨特又合一的spirit而有獨一無二的價值,我的dust要為我服務,使我的精神健壯,而不是使得我意志消沉衰敗。我的spirit受天主派遣,是要鼓勵我的肉體,而不是貶抑。你也是。我們都是。


有點複雜的一段,但很奇妙地讓我在鑽進「極限」這個向度之前,駐足沈思良久。薛更是受到了安慰:「我是塵土,是受造物。何壓力之有?自我承認不但不自我貶抑,反而是正確的出發。自我承認之後才有可能、並且一定會前進及超越。」

(這也是有點妙,需要想一下:一張椅子如果不承認自己是椅子,硬要期待自己是張桌子,恐怕它永遠無法成為一張好椅子,當然也不可能因此成為桌子。或者一張椅子不接受自己是被木匠造的,硬覺得自己是天生英明神武,恐怕也無法正確地自我認知,也無法發揮本來其實俱備的長處。而當椅子正確理解自己之所是,並且用心欣賞木匠的手工,它將能明白並發揮自己的特色)


當然,說來容易做來難。活人於此世,要能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不生比較心,恐怕是不容易的。不過正確的認知至少是好的開始。我們也可以階段性地調整自己。例如,從在意「每一個人」的眼光,到不去在意不是以愛為出發的眼光、不去在意本身價值觀有問題的眼光;或至少在情緒受他人影響時,定心覺察反省這當中的價值觀有無問題。

還有,我要練習「在意天主的眼光」,甚至進而「用天主的眼光」看人、看事、看自己。

我也常常回到那氣息之中,幫助我不被茫茫飛沙走石迷惑。


關於這天外飛來靈光,我還需要時間反芻消化。先寫到這裡。


註:圖片摘自泰澤網頁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yufenghsu
  • 好喜歡這篇文啊~~<br />
    <br />
    既然我有百分之百的spirit,我所活著的是天主分享出來的生命。什麼事<br />
    或物能形成我的界限?<----- 這句話大有暮鼓晨鐘之效!!<br />
    <br />
    謝謝精采的分享文。你這麼晚了,還沒睡呀............
  • joannw
  • 感謝薛太太的分享<br />
    我們今天的福音分享就用這一段福音<br />
    真是太讚了   受益良多<br />
    順便問一下 哪裡可以抓到泰澤的歌詞呢英文版喔<br />
    還有哪裡可以知道泰澤的由來英文版<br />
    若您知道在通報一下啊<br />
    <br />
    THANK U
  • crazycat1130
  • 這些對我來說有點太難了。<br />
    下午上班的時候看完文章,嘴巴張大大地無法言語。 ^^;<br />
    <br />
    我喜歡椅子的比喻。其實中文說起來就是「自知之明」四個字。小學程度的成語,但是很<br />
    不容易而且非常需要學習。<br />
    <br />
    不過,我還不了解天主的眼光是什麼。祂會怎麼看著我們每一個人呢?
  • 枸杞
  • 整篇文章的思路<br />
    一如妳所言, 遵循泰澤(祈禱)的概念, <br />
    不斷用問題回答問題, 用問題連接問題, 用問題安慰問題 <br />
    一種空中閣樓式的高明
  • chishin
  • to 瘋小貓:<br />
    <br />
    天主的眼光是什麼?祂怎麼看我們每一個人?..<br />
    <br />
    歡迎繼續收看本台報導... :D
  • Derling
  • I&#039;m so proud of you! My dear Teresita!!!
  • soylatte
  • 薛太太(噗)<br />
    下次見到你我也要這樣叫.......<br />
    話說本來還以為你去玩極限運動......<br />
    (是,我是來亂的)<br />
    好文,推。<br />
  • chishin
  • 歡迎soylatte大駕光臨!:D<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