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六日,科隆、杜塞朶夫和波昂分三地舉行了世界青年節的開幕彌撒。台灣的青年是參加波昂那一場。

在波昂大學的一片廣大草地上,台灣五百位青年與另外約二十萬人與波昂主教一同聆聽上主的話。

首先我們看的是一篇舊約裡的故事:撒慕爾紀上(Samual)第三章1~14節

故事大約是這樣的。小撒慕爾三次在睡夢之際聽到上主呼叫他:「撒慕爾!撒慕爾!」遂問他的老師厄里是否呼叫他,而老師三次都否認。但厄里最後醒悟:是上主在呼叫撒慕爾;便提醒撒慕爾再次聽到呼叫時要回答:「請上主發言,你的僕人在此靜聽。」

上主後來又呼喚撒慕爾,小撒慕爾遂按老師的教導回答:「請上主發言,你的僕人在此靜聽。」。上主便開口對撒慕爾說話,交代並派遣他。

在這故事之後,我們又看了這次世青的主題,也就是東方賢士夜觀天象,發現救世主將誕生,因此不遠千里,特來朝拜在馬槽中誕生的耶穌。

主教講道是用德文,當場有廣播頻道播放法、義、西、英的同步翻譯。我偷懶沒帶收音機,不懂主教在說什麼,但感受得到在場青年很有迴響。還好第二天林思川神父另在彌撒中轉達了主教的證道。以下前半是主教的講道,後半是我自己的思想。

主教說,上主也如同呼喚撒慕爾一般呼喚著我們。(上主呼喚是喚我的名!祂認識具體而獨特的我!)

東方賢士據考古應為波斯一帶人士,彼地盛行星象學(一如今日任何人皆能就星座侃侃而談)。可是為什麼只有那三位賢士看到了救主誕生的記號,並且千里而來特往朝拜呢?聖經另記載三位賢士於旅途中沿路詢問:有人知道新誕生的君王在何處嗎?表示他們在並未確切細節時已往明確的大方向勇敢上路。

主教說,我們這個時代一如東方賢士的時代,一如撒慕爾的時代,一如每一個時代。上主給的記號從來沒有少過,可是有沒有人去看?有沒有人去聽?我們所處的時代是資訊爆炸的時代,一如滿天星斗無窮無際。可是我們要從其中明認出重要的、主要的記號,然後牢牢抓住,緊緊跟隨。


上主給這個世代記號,也給平凡又獨特的我記號。

在我覺得累或是迷失時,那些簡簡單單地生活並有著溫柔微笑的人,是幸福要靠努力持守才能掙得、也定能掙得的記號。

在我感嘆甚至無力於教會工作重重窒礙,或是社會環境敗壞時,人們真誠的歡笑與心靈經洗滌而流下的淚水,是天主總不放棄、總是親自作工的記號。

在我不知下一步將踏向何處時,一生以來累積的點點滴滴中何嘗沒有天主洞悉一切、早早給出的記號?最能帶給人快樂之處,也許是我最能發揮之處;世人鮮少聞問卻常引我關注之人,也許正是我最該服務之人。而常在我心中盤據的渴望,有可能正是經年累月的自我準備。

上主給記號,但是溫柔靜待。上主從不強迫人。祂主動呼喚,但讓人選擇。

祂呼喚我。祂認得並且指名呼喚我。祁欣!祁欣!

祂已經柔聲呼喚,並且從不離棄。

我要在繁星點點中看到那一道指引的皓光。我要回答:「上主請禰發言,禰的僕人在此靜聽。」








此圖為開幕彌撒一開始各國國旗進場時,宛如嘉年華會般的熱鬧場景。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oannw
  • 加油阿!!!<br />
    我特別感動林神父翻譯的那一段話<br />
    天主給的聲音從沒少過 只是我們有沒有在聽?<br />
    的確 我們這個世界聲音太多 天主的聲音需要很專心的聆聽<br />
    我當時有個畫面產生 就是大家的耳朵都是蓋起來的<br />
    有一點像妖怪一樣, 很可怕.<br />
    <br />
    但這真的是真實的把世界的現象展現在世青的第一天<br />
    主教要我們打開心眼耳去聽去看去感受天主的臨在 天主的聲音<br />
    在這五天 我們又聽到什麼 對生命的改變又是什麼?<br />
    還好有神父翻譯 不然就白廢主教的道理了..<br />
    <br />
    <br />
    很想知道最後一天教宗是否有講道? 有什麼特殊的嗎?
  • yufenghsu
  • 上主給的記號從來沒有少過,可是有沒有人去看?有沒有人去聽?<br />
    <br />
    我相信這記號不只來自外界,更重要的是它也來自內心,那些種種感動迴<br />
    響,以及心底的聲音。
  • chishin
  • 抱歉最近台長忙且懶(好啦我承認主要是後者).. 文章有在蘊藏了,會找時間想辦法生出來的... :P<br />
    <br />
    yufeng的點名我收到了... 啊好,要來寫怪癖是吧? :D<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