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關於教宗在閉幕彌撒前徹夜祈禱講的道理。其中我特別感動於「教會是一張有好魚也有壞魚的網.... 但這也是令我們安慰的事,這樣,我們即使滿身缺失,也敢於希望敬陪耶穌信徒的末座,因為他所召叫的正是罪人。」


百萬青年參與教宗主持的守夜禮與閉幕彌撒,深為教宗的守夜講道所動(梵蒂岡電台訊)

教宗本篤十六世訪問德國科隆四天,主持第二十屆世界青年日的行程,很快地已在昨天八月二十一日下午結束。四天的行程活動在二十日晚間舉行的守夜禮進入高潮,至少有八十萬各國青年參與。次日,二十一日上午在同一地點,也就是瑪利亞大空地舉行的青年日閉幕彌撒大典,則有百萬青年參加,這也算是德國天主教歷史上的空前的大事件。昔日十六世紀有馬丁路德在這個國家發動宗教改革,與羅馬教宗決裂,把西方天主教一分為二;今天則有來自全球的青年,包括非天主教的基督教和東正教以及非基督信徒,在羅馬教宗的號召下,效法兩千年前東方賢士跋山涉水、尋找世界真正君王的精神,聚集在馬丁路德的祖國,同心合意地朝拜耶穌君王。





八十幾萬青年參與二十日晚間守夜禮

人人都知道教宗本篤十六世是一位傑出的神學家,也的確,他的每一篇講話都是那麼深入淺出,老少咸宜。他在二十日晚間守夜禮中向全球青年發表的講道特別感人,值得我們多加介紹。這篇講道詞在描述兩千年前東方賢士尋找“新誕生的君王耶穌基督”前後,判若兩種人的內心變化過程。瑪竇福音第二章記載:當黑落德為猶太國王時,耶穌誕生在猶太白冷城。有三位東方賢士看到異星,知道有個非凡的人出世,便按著異星的行蹤追尋這位新誕生的君王的所在。他們終於在城外一個簡陋的山洞中找到他。這一發現使他們的生命立刻發生改變,前後判若兩種人。教宗指著東方賢士說:“那幾個人外在的旅途到此已經結束,他們已經抵達目的地。但就在此時此刻,他們又開始了另一個新的旅途,一個改變他們整個生命的內在朝聖之旅。他們原先想像的這位新生的君王必定不是如此,所以才會在耶路撒冷停下來,向當地的君王打聽有關剛誕生的預許的君王的消息”。教宗說:“很多留在家的人可能認為東方賢士是理想主義者,是做夢的人,其實他們是腳踏實地的人,他們知道要改變世界必須握有權勢。因此,他們不能不到皇宮裏探問天主預許的嬰孩的所在。豈知,他們所朝拜的新的君王和他們原來所期待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就這樣,他們必須學習瞭解天主和我們慣常所想像的不一樣。於是他們開始了一段新的心路歷程”。教宗進一步指出:“東方賢士必須改變他們對權勢、對天主、對人的看法,而在改變這種看法的同時,他們也必須改變自己。他們終於發現天主的權勢和世界強權的勢力完全兩樣。天主行動的方式和我們想像的、甚至和我們願意他如此的大異其趣。在這個世界上,天主不和人地上的權力競爭。他不派遣他的軍隊與人的軍隊對峙。耶穌在橄欖園祈禱的時候,天主並沒有派遣天上的大軍從天而降,為他解圍。天主以毫無武裝的愛來對付這個世界雷霆萬鈞的蠻橫勢力,他的愛在十字架上屈服。東方賢士現在知道天主畢竟是不同的,這表示他們也必須從新作人,學習天主的風格”。





白冷和平之光

天主的風格是什麼呢?教宗說天主的風格不是坐在寶座上發號施令,而是奉獻自己。奉獻自己意味著什麼呢?教宗說天主為此賜給了我們許多榜樣,這些榜樣就是歷代的聖人聖女。他說:“聖人乃是真正的改革者。我願意以更徹底的方式來解釋:真正的革命,世界決定性的改變,只能來自聖人和天主那裏。在方才過去不久的二十世紀中,我們都經驗過革命的日子,那些革命的共同內容就是不再讓天主來干預人的事,人要把世界的命運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於是,我們看到人性局部的觀點成了決定取向的絕對準則。把不是絕對的相對當作絕對,這就叫做極權主義。極權主義不但不解放人,反而剝奪人的尊嚴,使人成為奴隸。不是思想意識形態在解救世界,只有投靠永生的天主才有救,因為天主是我們的創造者,是我們的自由的保障者,是一切真正善良和真實的事物保證者。真正的革命在於毫無保留地投靠天主,他是一切公正事物的準則,也是永恆的愛。除了愛,還有什麼能夠使我們得救?”。談到這裏,教宗說他還要補充兩點。他強調:“親愛的朋友們,很多人都在談天主;有人假借天主的聖名宣講仇恨,行使暴力。為此,重要的是發現天主的真面貌。東方賢士在白冷城跪下朝拜那個嬰孩的時候,他們發現了天主的面貌。耶穌曾向斐理伯說:‘誰看見我,就是看見天主’(若14,9)。耶穌為了我們而讓人用長槍刺透他的心,在他們身上顯出了天主的真面貌。這意味著我們不為自己製造天主和耶穌的形象面貌,我們所相信和朝拜的耶穌是聖經和生活的教會給我們顯示的”。教宗進一步強調:“我們知道教會有許多可以受到批判的地方。上主也曾親自說:教會是一張裝有好魚和壞魚的魚網,也是一塊長有麥子和莠子的田地。若望保祿二世教宗在冊封了許多真福和聖人這件事上給我們彰現了教會的真面貌,他也為教會人士的言行在歷史上所發生的壞事請求寬恕。這樣,他也叫我們看到我們的真面貌,並勸勉我們帶著自身的種種軟弱和欠缺,不恥地進入東方賢士所開啟的聖人行列。畢竟,教會裏面存在著莠子,這也是令我們安慰的事,這樣,我們即使滿身缺失,也敢於希望敬陪耶穌信徒的末座,因為他所召叫的正是罪人”。教宗向坐在明亮的月光下的如癡如醉的八十幾萬各國青年說:“教會有如一個人類大家庭,但也是天主的大家庭。藉著這個家庭,天主形成了一個包括各大洲、各種文化、各民族的共融和團結的空間。為此,我們都很高興能夠屬於這個大家庭,都很高興有遍佈全球的兄弟姐妹。在科隆這裏,我們體驗到屬於大如世界的家庭是多麼美好的事,這個大家庭上達天庭,下達地極,含括古今和將來”。最後,教宗說:“東方賢士朝拜耶穌的景象並不是遙遠的歷史,而是眼前的事實。隱藏在聖體聖事中的耶穌就在我們面前,臨在我們當中。他為我們成了掉在地裏死去、結出果實,直到世界末日的麥粒。他一如昔日臨在白冷城一樣,今天也臨在我們當中。他邀請我們走內心的朝聖之旅,也就是朝拜聖體。現在就讓我們邁開步伐上路,並祈求他引導我們。阿們!”。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ishin
  • 照片的品質不太好,傷腦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