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送走了2005,迎來了2006

2005過得好充實,也好快。彷彿還沒習慣「2005」,還常在提筆間猶豫著「’04」或「’05」,卻是要下筆「’06」了。

2005的每月每日都說得出做了什麼關注些什麼,是好特別、好豐富的一年。有個人的人生大事,有和周遭親友一同度過的心情,有和全台灣人一起經歷的環境時運,甚至有與全世界一同歡慶的日子,也有極私密極內在的轉變和體會。

實在太多、太豐富了。無法即時消化完全,而細細品味又更有一番滋味。可是「2006」已經理直氣壯地掛在牆上立在桌上顯示在電腦螢幕上了!日子一直來一直來,我卻沒有體會的時間。怎麼會剛好這麼矛盾?怎麼辦呢?


2. 多夢.無夢

不知是天冷的關係,還是因作息失了規律,近日的睡眠總不出兩種狀況。一是極深沈,直到東方既白還深陷無夢的國度裡無法自拔,而勉強起身後卻大半天都覺睏乏無精神。一是整夜多夢,夢境荒誕卻又逼真,反覆糾纏直到天光。

昨天夢到我在課室間等著考大一普物的期末考。大個子班代熱心通知大家其他科目的考試時間地點,忙進忙出大汗淋漓氣喘如牛。毫無間斷地又跌進一個夢裡,我人在工學院大樓,時間是天黑後的晚上,準備要考電子學。再一個夢則是要考大四修的電波工程。一科又一科,一夢又一夢。夢中的我一如大學四年裡我的自我形象般不堪,不夠聰明更不夠用功。

再前些天夢到我年紀還小,一家四口出遊。夢裡不知何故,爸爸媽媽逕自牽著年紀更小的弟弟走了,只回頭交代:妳在這兒等著,會有好心人來帶妳走的。聞語我大哭,哭到把枕邊的薛吵醒。薛隨手拍拍我正待轉頭繼續睡,卻發現我是在夢裡哭著,便再把我搖醒,把我帶出那荒唐的惡夢。怎麼會是這麼惡的惡夢呢?

偶而我無夢,薛卻是夢裡屠龍救世,忙碌整晚,醒來時滿頭大汗。這是怎樣勞碌不得閒的一對呀?

好像做個不停的夢總常是綑綁或貶抑。有沒有人能不停地做著美夢呢?總是夢到我是美麗可愛的公主?總是夢到我考試皆榜首,每學期都書卷?


3. 青年需要什麼?

前陣子薛受邀回到母校與系上學弟妹分享「如何快樂讀好建築系」。是個只是個題目的題目,總之是分享在這個專業領域的學習、生活與工作。座談歸來,薛感慨地說:這個社會虧負青年太多。

可不是嗎?如果我讀中學時再多了解社會的運作,能多了解一些除了我父母的職業以外的其他工作,我升學時將能更自由與有自信地選擇;或是在大學裡知道該怎麼修課,例如也許我能同樣以六年的時間,拿個法律雙學位而不是讀研究所。

如果青年能被教導而明白:我的心碎不是因為我不值得被好好對待,我可以幸福但需要我努力爭取而且一定能得到,這個世界應該很不同!

當然,你家的青年不是我家的孩子,什麼叫做「社會虧負青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確是一種可貴的情操,也許在現今更加難得。但當一個人把自我擴大到社會甚至人類時,這並不是不可能的呀!


也是個生活雜記,新年第一篇,應景叫個「新年新雜記」。 :P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yufenghsu
  • 三項全共鳴!!!!<br />
    <br />
    寫論文寫到自己不知道有什麼結論的肉腳留 :P
  • gogi
  • 不好意思, 我覺得有點...過度簡化...的嫌疑, 不過, 對每個個體而言, <br />
    外在世界不外乎你心裡的疆土, 反之亦然, 沒有什麼對或不對. 還是<br />
    祝兩位佳偶平安幸福.
  • chishin
  • to gogi<br />
    <br />
    「過度簡化」:你是特指我的第1段?第3段?還是我這種不認真寫<br />
    文章只丟個雜記的作法? :P<br />
    <br />
    不如你寫篇吧。我超久沒看到你的新作哩~ XP<br />
    <br />
    認真期待 ing..
  • 枸杞
  • "社會虧負青年太多" ?? 如果妳指的是:因為台灣獨特的經<br />
    濟發展模式和畸形的文化環境造成某些年輕族群偏狹的價<br />
    值觀以及在生涯發展上相對保守的選擇能力, 嗯, 可以討<br />
    論, 如果沒有天生智能不足或家庭破碎, 一路上又一帆風順<br />
    沒有把眼睛用力睜大左顧右盼的必要, 只因現在多看了些<br />
    風景回過頭來怪罪抽象的"社會", 真是令人不解~  <br />
     <br />
    當然, 我個人也是不斷在懊悔過去的~只是不敢抱怨~ 
  • 枸杞
  • 忘了說, 薛同學可以回去傳授經驗開開小朋友的眼界, 也是<br />
    美事一樁
  • chishin
  • to gogi<br />
    <br />
    你好歹也認識我不短的日子,怎的太小瞧我? :)<br />
    <br />
    又,替薛同學感謝你的讚美。 XD
  • gogi
  • 所以說大姐您寫太少了, 讓我摸不著妳真正要說的是啥~~
  • chishin
  • 讓你摸不著,那就遺憾啦。不過我沒打算再寫更多耶,至少不是這<br />
    篇題為「雜記」的文章的打算。^___^
  • yufenghsu
  • 社會是否辜負青年,是也不是。現在因為我們是 "青年" 這個主體,因此<br />
    對他者的責任與付出相對的比較敏感。我個人比較不喜歡責任追究的方<br />
    式,總覺得那樣有點鬥爭本質,比較喜歡論述方式。<br />
    <br />
    青年的自我認同實在是太過複雜,並不是單一原因造成的。我感覺是整個<br />
    社會瀰漫的氣氛影響個人。至於社會為什麼會瀰漫某種氣氛,那背後的原<br />
    因可以討論十年也討論不完。<br />
    <br />
    就我自身的經驗來說,其中之一來自於我的女性身分。當然我從沒當過男<br />
    性,對於男性一路上所受到的桎梏並不是很了解,所以我就只說我自己的<br />
    感受,其中或有一些是的確因為女性身分而造成,或有一些是男女皆然,<br />
    這就希望有其他更多樣本來樂意分享。<br />
    <br />
    女性身分主張順從溫和,不鼓勵探險嘗試,這早在西蒙波娃那時就提出。<br />
    女性不被鼓勵有自己的主張,自己的看法,也不被鼓勵當領導者。具體一<br />
    點來說,在我從小成長的家庭裡面,長輩們潛意識裡不會和女性晚輩討論<br />
    一些硬話題,就算討論了,他們也沒有接受女性晚輩看法的習慣。而女性<br />
    在嘗試探索的過程中,很少遭遇到長輩們認為 "妳說的這個好像很有趣"<br />
    而願意跟在妳屁股後面學習蒐集資料等等的行為。多半都是一概的否定。<br />
    <br />
    試看長輩遇見晚輩的態度。遇見男性晚輩通常注意他以後有沒有出息,遇<br />
    見女性晚輩則不然。因此我認為這在女性自我認同的型塑上面具有很大的<br />
    影響力,間接形成了日後女性對於自我職涯與家庭規劃的比重。
  • yufenghsu
  • 到了青年階段,女性大約已經把溫順這個特質內化,可是很遺憾的,這個<br />
    特質在我們這一代很行不通。我們這一代處於過渡,許多價值和制度面臨<br />
    挑戰崩解,而我們也必須跟著這樣的大勢而選擇拋棄一些過去的思想。這<br />
    時問題就來了:我們要拋棄哪些?要留下哪些?對於必須肩負開疆拓土的<br />
    我們這一代來說,以往深深內化的那些價值根本就行不通。<br />
    <br />
    舉例來說,假設有機緣,那麼泰瑞莎便不必繞遠路,而可以在六年之內拿<br />
    雙學位。這個現象,我們可以說是泰瑞莎自己不夠積極,也可以說是外界<br />
    不夠輔助她。然而其實大家都是慌了手腳,因為泰瑞莎的狀況屬於這類例<br />
    子的罕見 (以前的系友走這條路的並不多,系友都不太清楚這條路了,更<br />
    遑論要來自父母或其他人的指點),而她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中,沒有教<br />
    她或鮮少教她在看不見的地方殺出一條路來。因此她自然沒有這個習慣。<br />
    她大學時根本不知道要從何下手從何去摸索,還有很有可能的就是那時的<br />
    心智還沒有到很關心這件事的地步。那時 "較不關心自己未來出路" "較<br />
    不勇猛主動規劃自己的路" 這也是一種外在加諸而內化的認同,至少我自<br />
    己的經驗是這樣的。<br />
    <br />
    而她周圍的人,也許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畢竟當事人本身都沒有察覺,<br />
    那麼周圍的人也看不明白,不是嗎?所以,那時根本也就沒有人會覺得有<br />
    必要去主動向她提供資訊了。<br />
    <br />
    我要說的是不管是青年本身或者是社會,都沒有人知道怎麼去因應這種狀<br />
    況,所以我們這一代有點注定的會變成繞遠路的一代,而這也不頂差。只<br />
    是我們看見下一代時,就知道可以怎樣做得更好,而下一代也會面臨他們<br />
    的問題,是我們不曾想到過的。他們也必須摸索出如何因應,然後再下一<br />
    代再下一代。<br />
    <br />
    從上一代到我們這一代,我認為我學到的最重要功課是鼓勵和信心。長輩<br />
    與晚輩如何定義,那些威權時代的習慣要慢慢修正。也許我們覺得自己修<br />
    正得很快,可是我們的上一代呢?他們的
  • yufenghsu
  • 從上一代到我們這一代,我認為我學到的最重要功課是鼓勵和信心。長輩<br />
    與晚輩如何定義,那些威權時代的習慣要慢慢修正。也許我們覺得自己修<br />
    正得很快,可是我們的上一代呢?他們的 "年齡階級觀" 已經根深蒂固,<br />
    說話方式,行為方式,干涉或不干涉,這些都已經定型。還改不過來的人<br />
    有很多,而他們不見得是真的很跋扈,只是他們腦子裡面就是裝著那些價<br />
    值。而現在我也看到很多大學生像我當初一樣無助。我是覺得啦,不管是<br />
    對心智還未開的小輩們,或者對腦筋的電路已經燒死的長輩們,都多一點<br />
    寬容會比較好。年輕人用多鼓勵的方式去讓他們嘗試,允許失敗並且鼓勵<br />
    失敗,他們自然會一次又一次的把內心的那把火焰燒得越來越旺。質疑與<br />
    批評,祇會使人更消沉而已。<br />
    <br />
    (我竟然說了這麼多,最近太苦悶了還是啥)<br />
    <br />
    如果只是把責任歸咎於青年身上,我覺得這也太沉重了。最近我能夠體會<br />
    到一個孩子被放棄是什麼樣的感受,老實說,要不自暴自棄真的是很難。<br />
    能力分班還有其他各種顯性的屈辱,我不曉得那些孩子們到底能夠承受多<br />
    少。我自己有來自以往的平穩經驗加持,尚且幾乎再也爬不起來,更何況<br />
    比我遭受到更多不公的人呢?<br />
    <br />
    因此我認為,對於青年的心智成熟度,也不必太過苛求。青年的成熟度和<br />
    抗壓性種種,某一部份的責任也都繫在整個社會身上啊。
  • yufenghsu
  • 這些都是我個人經驗,其實自我認同這個議題很廣泛,尤其是整個社會<br />
    (喔,這個詞更空泛) 不知不覺中加諸的導引注意力和關心的事情和思考<br />
    方式更是可怕。發生某些事情,我對有些反應實在是很摸不著頭腦,也許<br />
    這就是被洗腦過後的個人價值甚至影響到反射性的行為和情緒吧。台灣這<br />
    個社會有很多價值觀我看不慣,但是這是另一個話題了。我只能說每一個<br />
    個人的腦子如何思考如何反應,絕對和整個社會如何思考如何反應有很大<br />
    的關係。<br />
    <br />
    不好意思泰瑞莎,囉唆了這麼多,又把你當例子,別見怪囉。
  • chishin
  • 哇!我的台友都比我認真,慚愧!慚愧!<br />
    <br />
    我說的社會虧負「青年」,在行文時比較想到的是比我們更年輕些的<br />
    「青年」。說自己也許可以在六年內不是拿本科碩士而是雙修法律,<br />
    也只是一個順手拈來(不講自己要講誰呀?又懶得假設情境描寫例<br />
    子)。<br />
    <br />
    會有這個「社會虧負青年」的嘆息,原因很多,有點不知從哪說起才<br />
    是... 。總之,謝謝二位的補充... 。只是,我一定要把話說清楚才能是<br />
    篇網誌嗎? /___\
  • gogi
  • 所以, 這就是留言版有趣的地方
  • yufenghsu
  • o sorry lah, 我只是借題發揮,沒有什麼反駁原文的意思。<br />
    <br />
    最近話很多,自己也很困擾......
  • chishin
  • 我沒有誤會 yufeng 啦,妳沒有多話,也別多心。 : )
  • yufenghsu
  • 哈哈那就好~
  • D.C.
  • I can fully understand these random sketches. <br />
    Wish you the best at this turning point in life!
  • chishin
  • 謝謝 D.C.<br />
    <br />
    I know you understand. (嘿嘿 :P)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he message and the phone call that day. How&#039;s <br />
    your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