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先生參加的小達義生活團於四月底開始陪伴一個慕道班,每週四晚上七點半準時開始至九點結束,地點在西門町的思高讀經中心,帶領神師是林思川神父。目前有慕道者約四、五位吧,另有十位教友陪伴!XD

這個道理班將以聖經為本,預計以五個月的時間,一起讀完救恩史主要章節。才剛開始第一堂課,所以不論是對天主教信仰有興趣的朋友們,或是教友願意重新、深入認識天主,可以聯絡我或薛先生,歡迎盡快加入。在徵得林神父同意之下,為服務無法親臨的朋友們,我會把每堂課的筆記貼在《我愛月亮》上,歡迎大家準時收看。

 

 

今天是第一堂課,神父主要講兩個部份。第一部份比較抽象,也用了一些哲學語詞,作為道理班的「導論」、「引言」。第二部份就開始講道理課了,今天的部份是創世紀第1~11章。(請見下一篇筆記《4/27 道理班1-2》)

 

 

以下是第一部份(第一段是之前一次課前聚談時講到的;而我遲到一會兒,所以漏了第一堂課的前五分鐘),以林神父的第一人稱記錄。

 

 

  

 

「相信」是人都有的經驗,沒有相信,我們無法生活。例如,我相信網路上訂了飛機票,到了機場我真的會有飛機坐。例如,我相信我遵守交通規則,就算還是有事故,至少我不用付罰款。當然這些是一些很淺的幅度,不過我們生活中確實存在大量的相信經驗,即對還未發生、未見的事具有一些判斷、認定和信心。

 

        今天我們坐在這裡,有相信的人,也有還未信的人。但即使是極端的無神論者,只要他忠實面對自己、傾聽良心(或說一個人內在的核心),是無法否認某些時刻的一個念頭:「或許是有神的吧」。有一位著名的佈道家曾說過一個故事。在猶太人中有一位有名的、很厲害的辯論家,專門找人辯論其實天主並不存在。他總是能把對方辯的啞口無言,一下子就把對手打趴在地上。直到一天,他要挑戰最後一位還沒交手的經師。到了約好的場地,他只見對方來回地在踱步。他心想:居然怕成這個樣子,真有趣。他凝神一看,看到這位經師不停的踱步,並且口唇略有開合,便側耳試圖聽他在說什麼。結果他聽到這位經師喃喃地說:「或許是有神的吧,總有可能是有神的吧」。這位辯論家如遭當頭棒喝,因為這句話擊中他內心深處。

 

 

以上是一個故事。而為我們相信的人呢?我是一位天主教的神父。很多人好奇問我:神父,你曾否後悔或懷疑呢?我的答案是當然!(哄堂大笑)我們信者,也總會在生命中某個時刻不禁想:「會不會這一切都是假的呢?」我想你們各位可能也有過這樣的時刻,至少我希望你們有想過自己的信仰。有疑惑是好的,但不要停在懷疑。天主教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有一位聖女小德蘭,父母親年輕時都計劃過修道,生的四個女兒都做了修女。小德蘭只活了二十四歲,從她的傳紀看來,她從懂事以來就熱愛天主。她是那麼樣的吸引人,以至於很長一段時間天主教會內的女孩子領洗聖名不叫瑪利亞就叫小德蘭!(全場五位女教友中有四人舉手~四個小德蘭!大家笑)可是連小德蘭也有過懷疑的時候,在她臥病時她坦言經歷了心靈的黑夜,曾經有非常大的懷疑。

        不信的人,總有懷疑「也許有」的時候;而相信的人,也有懷疑「也許沒有」的時候。這恰恰形成了信者與不信者的交集,也使得我們今天能坐在一起,讓我來跟你們談談我們所相信的。

 

 

我也有無法回答的事,太多了。比如說「九二一大地震」,太慘了。有人會說這是天主的懲罰,我是完全沒辦法接受的。可是當聖週五,我又一次看到天主子,我們的主耶穌親身受難,祂親自承受了這些我無法解釋的苦難,這時候,雖然我還是不能解釋,但我覺得可以接受了。

        有的時候我們覺得傳福音難,也許是因為基督徒活得不夠好(無法吸引人)。請看整部聖經,沒有講到任何的「傳福音守則」、「傳福音教戰手冊」。伯多祿只是一個漁夫,他一講道就罵人(「是你們釘死了耶穌基督」)。你們常說神父很嚴、講話不好聽;在我看來,可比伯多祿好聽多了(大家笑)。可是伯多祿講話難聽,聽眾卻聽了錐心,因而悔改信主了。為什麼?因為看到伯多祿的轉變,生命整個不同了。

 

 

        我們現在常有的現象是,我們在宗教裡(稱為宗教人),但缺乏信仰體驗。比如說歐洲,義大利或是其他國家的天主教為主的區域,還是很高比例的孩子出生就領洗,結婚在教堂舉行,可是這些人沒有信仰生活。我們該做的是,幫助宗教人有信仰體驗、過信仰生活;而不是反過來:既然沒有信仰體驗,就連宗教也不要了。難道宗教儀式是束縛嗎?對猶太人來說,法律不是束縛,而是通往永生的鑰匙、法寶。當你真的愛神,宗教行為不是束縛。

 

 

所有的人,都會有空虛的經驗。就是外在世界再精彩、物質再華美,心裡總還是有一塊無法被滿足。因此我們開始去想、去體會:在感官之外、在我看得到摸得到之外,還另外有世界,並且更為真實。當我們有此體會時,我們才能說「我信」。(或當我們說「我信」時,即表達承認感官之外另有更真實的世界。)「信仰」即通往那個世界的路徑。「信仰」是一個冒險。在我部份已知、已有把握、經驗過的事上,對其他還未確定的部份「縱身一躍」。信仰是一個內在的決定,要實現則要靠意志帶來轉變,用天主教語言來說即「悔改」。順帶一提,現在教友們、甚至包括神父修女,祈禱都太不夠了。唸經是不夠的,要祈禱。即使是唸經,很多人說,我每次坐公車都唸玫瑰經。那麼請問你不坐公車時能不能唸呢?有沒有任何時候,你專專地為唸經、排除其他事務而跪到聖母像前呢?「祈禱」不只靠感動,還要意志的決定、行動、貫徹。

        在基督信仰傳到東方世界來,大量對話之下,我們現在很喜歡一種說法是:「誰發現 / 遇到了自己,就(開始)發現 / 遇到了天主」。

 

 

        「信仰」就是「發現『祂』,對我而言成了『禰』」。




註1:線上天主教聖經:http://www.catholic.org.tw/bible/
註2:思高讀經中心:http://www.ccreadbible.org/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chishin
  • 謝謝琳琳發現啦!已校正原稿了,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