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終於懂了。

原來我的身體裡面住了一個小
DJ

以前還以為是自己很愛哼哼唱唱,現在才明瞭一切都是因為那個小DJ

姑且由我為她取個名叫Tracy吧。Tracy很會看時間場景及我的心情點播歌曲。大部份的時候根本不是我「想到」要唱什麼歌,Tracy總是快我一步在我腦中播放起音樂。一樣是漫步在繁忙的台北街頭,如果是個上班日而我卻正悠閒,Tracy會放一些輕快的歌曲,小野麗莎常常入選,法語老歌Les Champs ElyseesLexus汽車廣告中的老歌:香榭大道)也有時輪替。(是是是,台北難尋哪條比美香榭大道的街道,但我的心情好呀!)如果是下起小雨的下班時分,而我安坐在回家的公車中,心中想起正為生活大小事所苦的親愛朋友,透過雨幕,路燈明亮而矇矓,最近常常播放的是名博的《吶喊》專輯,首選是其中的《聖母頌》。

有時Tracy也會相反於我的低落,放些或振奮或溫柔的歌曲來鼓勵我。下班步出辦公室至車站的短短路程,或是帶著疲累甚至一天工作中遭遇的挫折與否定,最近常常播放的是五月天的《瘋狂世界》。Tracy混音技巧日益進步,《瘋狂世界》總是恰切地時而切到搖滾模式,連帶地使路上行色匆匆的人們成為荒謬的MV景觀;或是換成慢板,那瘋狂的歌詞便聽來帶著淡淡哀愁了。那些有口難言、有志難伸的日子裡,Tracy總不由著已然黯淡的我再點播灰暗的歌曲,獨立而有想法的蔡健雅、陳綺貞、孫燕姿常獲Tracy青睞,有時候周華健老先生年輕時的勵志歌曲也被播放來鼓勵我。

Tracy絕對是獨立作業的,常常我也驚訝於她所選播的音樂。不過她和我也互相影響著彼此,別的不說,她的資料庫完全受限於我,她很不可能播放一首我沒聽過、不熟悉的音樂。Tracy也和我一樣,不獨鍾情有歌詞的歌曲。如果有偏長的車途,她會好整以暇地放起整本貝多芬或是柴可夫斯基的交響曲或鋼琴協奏曲,小提琴如泣如訴的聲線好像總是在夜間悠揚。在以前我們常這麼玩的時候(以前沒有捷運的時候,以前我常要坐長途車去台中的時候),可真是從頭到尾地奏個完整,現在比較不行了,Tracy跟我一樣荒廢了。

不過也有Tracy讓我大吃一驚的時候。2001年冬天我被當時服務的公司外派至北加,在Fremont的華人教堂認識了朱健仁弟兄JerryJerry彼時已致力於譜寫彌撒中使用的答唱詠,有個週末我跟Jerry及司琴Irene唱了一下午,玩得開心,也對Jerry的作品驚艷。回家後Tracy就在腦中放個沒完,而我竟不覺我已能記下那麼多首。另有一次是參加天旋的分享會,好幾首我第一次聽到就起雞皮疙瘩的歌,Tracy比我還快學會。

Tracy有一個壞毛病是不看時間。最最最讓我髮指的是她愛在半夜三更high個沒完,尤其是剛聽完好音樂、參加完演奏會演唱會,甚至是看了部配樂很棒的電影後,簡直是沒完沒了地來來回回奏個不停唱個不停。好吧我承認這不能只怪她,我們是同命姊妹,唉。

Tracy也跟我一起談戀愛,一起失戀。年少時暗戀過一個很愛唱張學友的男生,慘澹收場後好長一段時間,Tracy跟我一樣把張學友設為拒絕往來戶。在現在偶而輕鬆甜蜜相契的時刻裡,Tracy會貼心地放起我們於台中初相戀時正鍾愛的The CorrsTracy常以音樂比我更準確地記得一些特殊時刻:世青的感動,Tracy幫我記在齊聲高唱厄瑪奴爾特來朝拜的歌聲,與滿場旗幟飄揚的場景中了。阿妹的歌曲註記了屬於山上孩子們的日子的永恆。而朋友們帶給我們婚禮滿溢到爆開來的祝福和歡樂,隨著《認識禰真好》的音符,仍常洋溢在我心中。


所以你說我愛唱歌嗎?更多的時候,我只是悄悄地跟著
Tracy播放的音樂,輕聲和著呢。

 

 

 

 

 

註:圖為The Corrsborrowed heaven》專輯封面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esachu 的頭像
teresachu

我愛月亮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