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老夫婦請了位菲律賓小姐來家裡幫忙看護老先生。

這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事實上,在我們這屋齡超過二十年的社區中,還滿多戶人家,或因家中有老、有病、或有小,而多了位這樣的家庭成員。她們或是來自菲律賓,或是來自印尼,清一色是二十來歲的妙齡女郎。因為早期這些人力多來自菲律賓,一般人常以菲律賓最常見的女子名「瑪利亞」戲稱。我們剛搬來時,我家先生頗有心地想利用晚上倒垃圾的時間敦親睦鄰一番,卻發現在巷口等待垃圾車的多為這些瑪利亞。她們自操持著家鄉話快樂地互相談笑,但也總不忘給插不上話的我家先生一個微笑。

我平時上下班出入公寓大門的時間,多是瑪利亞們最忙於家事的時段;而今天偶然在午後時光返家,下車後不期然迎面而來的,竟是瑪利亞們的微笑。想是下午的垃圾車剛走,家中忙碌也告一段落,她們便停留片刻,放鬆一下。待我一一點頭回應了這些熱情的面容,要進樓門卻找不到鑰匙時,樓下的瑪利亞還熱心地告訴我說不用不用,大門沒關;語畢又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回想起來,我在所有鄰居臉上見到的笑容,似乎還不及這位瑪利亞臉上的燦爛。而我對鄰居們所表達的所有親切,也比不上這位瑪利亞的自然與溫暖。

台灣自引入外籍幫傭這麼多年以來,我們看了很多專欄報導分析,講著與這些瑪利亞有關的許多社會問題。但我想,是我們的社會上確實存在這些問題,然後我們請來了這些瑪利亞;卻不是瑪利亞們造成了我們的社會問題。而我們未曾自覺的是,這些家庭、乃至整個台灣社會,是多麼需要而倚賴這些瑪利亞微笑啊!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龍馬!奔走!
  •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liaobruce/3/1274709283/20061025161511/<br />
    <br />
    最近看了政大法律系廖元豪老師寫的一篇文章,頗有感觸<br />
    是和外來勞工與新住民有關(更廣泛的,與「歧視」有關)的內容<br />
    我想我們這個社會(包含我自己在內)還是常常會很方便地忽視<br />
    自己其實是持續性地在進行著潛意識上的、甚至是有意識的「以強凌弱」,這個現象<br />
    希望有一天這個社會能夠真正接納實際上組成這個社會的一份子「真正」作為我們的一份子<br />
    而不是只是選擇性地只取我們所需(如勞力),而嫌惡其他部份
  • chishin
  • 謝謝龍馬。的確是像你所說的呀!
  • joannw
  • 越是富裕的國家要進天國更是不容易<br />
    這是一次讀經班一位很會賺錢的會計師語重心長的說的一句話<br />
    我還真是謹記在心<br />
    <br />
    美西的墨裔很多 多半與瑪莉亞的情況類似<br />
    但是她們所給予的笑容通常是我們的好多倍<br />
    <br />
    而且因為自悲所表達的熱情 有時候看在心裡覺得替她們感到好心疼<br />
    而且她們都是一群信主的弟兄姊妹 <br />
    <br />
  • Ivan
  • 來異鄉工作、拿著不多薪水的他們這麼快樂、這麼友善<br />
    反觀我們出國唸書或賺一大筆錢,往往不會顯出這麼熱情的態度<br />
    謝謝祈欣姐,真的值得好好思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