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新聞台時代-泰瑞莎的異想世界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我認命地將我的玫瑰放到比較高的地位(包括有形與無形的地位)而繼續時不時地仰望她約一天後,在我努力工作了一段時間導致眼痠手麻而起身打算與同事聊些這麼好的天氣還得上班真是無奈以及在同一天內第三次聽另一同事追求學妹未果的苦水並且不負責任地給些也只能這樣的建議時,竟活生生眼睜睜地看到我的玫瑰在我眼前,她最中心的部份,一瓣一瓣地開了。

我的天哪,我眼前所發生的事真是美呆了。回到她所來自於的高高在上的這一天以來,她繼續以她的枝梗與葉子伸展她的風姿綽約,複瓣重重疊疊也已開出飽滿完整的花形,但就是最中心的幾瓣仍聚攏著。這我也不意外,或說早習慣了。在我所擁有的眾多玫瑰花(當然不能以小王子的高標準「擁有」來說)中,「不開心」的居多。我總以為也許花兒離了水,養份便難支持最燦爛的盛開。而我這朵驕傲的玫瑰花呀!在我願意完全捨棄我畢竟也有的一份自尊和所謂擁有者的幻想時,妳在我面前輕輕微笑,撩人地完全開放了。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桌上開了一朵驕傲的玫瑰花。色澤飽滿外形完整的花瓣綻放著她的嬌艷欲滴,硬挺強壯的枝梗是她的自戀,幾片濃綠的葉子襯托並伸展出她的風情。

我的玫瑰斜插在一透明有設計感的悅氏MY WATER水瓶裡,她奮然向上盛開著,高度正好讓我在座位上只能仰望她的美麗。這還像話嗎?我要妳是為了賞玩妳!我把玫瑰連瓶帶花從桌上挪到腳邊,小心翼翼地避開我進出座位的動線。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和薛自交往以來,直到近三個月前,都是處在相隔兩地的狀況,但印象中倒不常有思念他的夢。不過有段時間中,薛其實常做我夢中的男主角,只不過不是思念的夢,而是可怕的惡夢。

我於研二那年,因為自己大學四年及研一都太混,對於畢業實驗及論文,承受著能力上及時間上的壓力。抗壓性極差、並且從小到大甚少挨罵的我,同時面對著畢業的壓力以及幾乎每一兩週就會在meeting中被老闆狂電狂釘的恐懼。白天裡壓力深重,夜晚睡覺就惡夢連連,而且惡夢竟將白天裡的恐懼再放大到極致,直攻我真正最大的害怕。夢裡有各種情節,鋪陳交代我如何如何地是一個糟糕的人,然後上演最可怕的結尾,就是薛離我而去。我烏雲罩頂地進入夢鄉,而意識以外的世界竟派來一隻法力高強的「幻形怪」,落井下石地奪走我的最愛,無情地痛擊我這落水狗。好幾次我在晨間四五點間於惡夢中嚇醒直接打電話給薛,哭著問你怎麼不愛我了不要我了,哭訴他於我夢裡的無情以及我夢中的無助。無辜的薛為了自己畢業評圖已然睡眠不足,無端自沈睡中被吵醒,一頭霧水地聽著我種種指控;他將安撫我優先於為自己辯解,再三柔聲安慰疼愛電話這頭害怕的我,保證夢裡的惡事絕不會發生。在得到溫暖和支持後,我帶著哭泣後的疲累倒頭補眠,留給薛精神不濟的一天。薛說我有在任何時候打電話吵醒他的特權,但清醒後的我仍然非常自責加抱歉。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了「夜間自動重播系統」,以及偶爾的搞笑夢(上次我過生日的時候,夢到以前公司的幾個滿好的資深同事,合送了我一張台幣一千多萬的支票作為生日禮物!哈!),會留下印象、不是睡醒就忘的夜夢的主流調性應該還是屬思念與害怕。

思念的夢有很多種,以不同的方式訴說我的深深想念。不能常聚首的朋友就在夢裡相見吧!年少時傾慕而不可得的對象,就此成了永恆的心頭的一粒硃砂痣,而那也只能久久在夢中複習一遍;久未聯絡而滿心懸念的舊識、回歸天家的親人和朋友...,清醒的白天裡忙於外物,無暇觀照內心;反而是在意識退場後,心底的濃情才在沉沉睡去的腦海中登台。我夢到長年在夏威夷讀書工作的Y,夢中我們或是重回97年世青的巴黎,或是在2000年的羅馬和希臘;而我去年去夏威夷拜訪她後,夢中場景赫然多了沙灘上成排的棕櫚樹。情同姊妹的我們在夢裡一同夢外,笑語似銀鈴般清脆,笑容如春風般甜美。我也夢到我的小堂姊,我們只差三個月又住得近,從小一起玩到大,彼此熟知所經歷的家庭裡的各種張力和考驗,而我還親見她皈依信主的過程。三年前她赴美求學,中間雖短短見過兩次面,但這是我們相隔最久的一次,在夢裡我才知道我多麼想她。而夢中不盡然是重演舊時光:我有一次夢見她跟我說她的喜事近了,介紹我認識那位幸運的男子;另一次則夢到她告訴我她正在處理當地一件複雜的情殺案,「犯案的那人其實很痛苦很可憐的,我們要為她祈禱。」,夢裡的她這麼告訴我。我想我是真的很希望在她身邊聽她說說感情的事,也願意支持她為主做的一切服事吧。畢業後旅居海外或在外縣市工作的W、M、H、A,其他一些仍在台灣但少聯絡的朋友...,印象中我也夢過他們;光鹽上山的伙伴又一起回到了山上,不同屆的冬令營活動混在一起。寫到此不禁對自己感到不諒解:如果夢境抒發了也提醒了我對他們的思念,為什麼夢醒後不主動捎信表達我的關心呢?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之前《關於睡眠二三事》一文中提到過,我容易將白天裡精神外放投注的事物帶入夢中。最常見的就是聽了一場好音樂會或看了一場好的表演,夢裡少不得要再encore重奏個兩次。再好聽的音樂,再動人的演出,像這般地總不落幕其實也挺累人的。不過有時這「夜間自動重播系統」竟也有意外之效。有一次好友gogi、luanluan、littleplant來我家練習他們的一些創作,我在旁端茶送水,腦海中也隱約留下了印象。結果連續數晚夢裡這些佳作重播之餘,還自動根據曲調風格而配上了畫面:有百老匯華麗歌舞大場面,也有孫燕姿等大牌歌手擔綱演出的MV;並且一覺醒來,我居然已能朗朗上口了!當然也是gogi歌寫得好之故。: )

我自知有這把白天裡的刺激帶進夢中的壞習慣,因此我絕不看恐怖片,不聽鬼故事,絕對不。子不語怪力亂神,我一來不信也不好此道,二來更是不願自己去招惹那一定會尾隨至夢中的驚嚇。這是我個人非常堅決的原則,請好朋友們多多體諒我一概謝絕同享驚嚇之樂的邀請(如果可稱為樂的話)。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個很會做夢的人。我說的不是白日夢的那種夢,我指的是夜裡睡覺頭腦卻沒真的放棄運轉而出現奇奇怪怪情節與鏡頭的那種夢。

夢的內容五花八門無奇不有,天馬行空不知所云者有之,配合當時生活遭遇「應景」者亦有之,大約各半。關於前者,我對於各家解夢或心理分析既不擅長亦無興趣,而且事實上因為內容荒誕而無條理章法,大多數已不復記憶,因此也無法多談。至於日有所思(所感/所遭遇/所懼怕)夜有所夢的部份,因其與當時心之所繫貼近,醒來後愈回想愈發深刻,多數不容易遺忘。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2003/Sep/06

開場白是個我在不同機會下分享過幾次的故事。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起得還滿早,但因為朋友邀我中午參加一場Dior新產品上市前消費者回饋討論會,想必會是個女生都穿戴打扮漂亮的場合,所以花了點時間試衣服並且想辦法掩飾我這兩天才冒出的醜痘,加上出門前看到餐桌上神奇地有我的早餐,總之最後就是個九點二十分才搭上我家這站捷運。

出了該下車的那一站,已經熊熊九點五十分了。有時候人任性起來真的是連自己都覺得討厭,我一邊想著反正已經遲到,一邊欺騙自己其實我真的需要,就這麼走進了捷運站旁的星巴客。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彌撒中,領完聖體後唱聖歌時,坐在我身後的一位平凡不起眼,就是那種穿著素色帶小碎花軟料子直通通沒腰身短袖襯衫配深色過膝裙子,加上燙個短髮QQ頭,老花眼鏡壓得低低的的老媽媽,發出了達聲樂專業水準的女高音。

友人曾經形容,就像是大家坐著都一般高,但站起來赫然發現你身旁原來是高出你三個頭不止的飛人喬丹。這位我甚至不知如何相稱的老媽媽,帶給我如行走鄉間小路,卻意外見著一位貌似平凡農婦的絕代高人稍微活動了一下筋骨的驚訝和驚艷。一樣在聖堂裡坐著,一開口唱歌,她的聲音有著喬丹的高度。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底變是常態?還是不變是王道?如果變是常態,為什麼會帶給我們那麼大的痛苦?如果不變才是我們當追求的,那麼人生要再往那裡前進?如果該變,那麼如何能「一起改變」?(那麼「一起」的部份也就是不變了)如果不該變,那麼面對改變的環境和他人,又情何以堪?又如何自處?

蘇軾說的輕鬆,「自其變者而觀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於我皆無盡也。」山水即便有情,畢竟是與我兩相遙望;變也罷,不變也罷,多少有點相由心生,或說存乎一心。可是活生生的人和一顆真心呀!又怎能雲淡風輕地承受那改變?事實上愈外圍的人事物的改變,愈不太會讓人真的難受。回到母校,看著新建的高樓與新世代的學弟妹們,覺得時移事往景物全非,感嘆一陣也就罷了,回到原來的生活脈絡中,日子繼續過,其實什麼也沒改變。然而愈核心愈內在的價值與關係的改變,就愈讓人重重內傷。不只是「被變心」的人難受,「主動變心」的人有時恐怕也難以面對自己。我怎麼了?為什麼我變了?我能不能不要變?如果改變總令我傷懷,那麼這兒有個堅定不變的人,為什麼我還另作他想?但若奉不變為人生最高指導原則,那麼我這一生將如何能再鼓起彩翼飛翔?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與友人聊天,談及人心之變與不變,他引述原始佛教的觀點,認為世上萬事萬物,莫不常變,甚至可說「本來」就是「一定」會變的。彼時我正處於內外交迫、心力俱瘁的狀態,加上對於原始佛教毫無研究,聞之只覺宿命論的悲哀,掩耳而不願聽。

是這樣的嗎?什麼都會變?那麼我們活在世上追求的是什麼呢?愛人會變心,朋友也志不同道不合了,還有比這更叫人傷痛的嗎?甚至連我都可能不是我了,那這日子還有什麼好活的呢?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5 Thu 2003 16:36
昨天訪談的客戶是某台灣公司在大陸研發中心的一位工程師,從上海來台北出差。1978年次的年輕文弱男生,西安交大畢業;從簡單的說明和討論中,很明顯清楚地表現出他的聰明優秀。

而最引起我的注意的,是他的手。說的更精確些,是他的手指,因為在討論過程中,他的手是類似於握著拳而只伸出食指來指著示意圖以幫助說明的,所以其實我並沒有看到他的手,而只看到手指,而且只有一隻食指。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我在此大書特書自己的睡眠,但事實上我還算不上是在睡眠這回事上特別感到挫折的人,不論頻率或程度。現代人普遍壓力過大,受憂鬱症及各種身心症困擾的人多得驚人,而即使是在還不算為生病的人中,每個夜裡徬徨在清醒與夢鄉之間無所適從的焦慮靈魂,也多到足以造成這個城市更大的壓力。我認識的朋友當中,就有幾位到了要看醫生服藥的地步。我的有睡眠困擾的朋友,似乎以女性居多,一個可能是女生真的普遍比較敏感(敏感於生活上各種壓力,負面的說法是抗壓力較低),但我想或許也可能是因為我認識的人雖多為男性,但能深談、會傾吐自己的軟弱的,主要還是女性朋友吧。睡眠是一面鏡子,還更是一面照妖鏡與哈哈鏡,把人們在白天世界裡承受的自覺與不自覺的壓力,一一照出原形,並且可能變形成另一種具體的綑綁—把最最可愛的睡眠綁架走了。

這三年多來我的睡眠情況改善了很多,一則是年紀漸長,感情生活和情緒較穩定,或更好說是性格不再那麼衝動和絕對,一則是勉力每天睡前固定省察和祈禱。省察者,回顧自己一天的生活也,並且再在祈禱中請耶穌陪伴我檢視,把這一切放到天主手中。有時也無法每天都做到,但大致上算培養了這麼個習慣。常常回顧自己的生活,是一種沈澱,能幫助自己的心靈跟上自己的身體,或說讓自己的身體回歸到精神和心靈的掌握之下,正視要處理的問題,也排除不必要的壓力;不論有無信仰,這都是修身很基本的功夫。在信仰中,這個功課變得更重要也更有效:時時回顧,所以我看到天主其實一直在陪伴;常常省察,幫助我更體會下一步該如何走才更接近祂的道路。如果知道有祂的陪伴,並且一方面不擔心未來,一方面也很開放地常修正接下來的方向,雖然偶而還是因重大事件而衝擊,但信心常在,平安喜樂不離。(完)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大學後,新鮮人過新鮮生活,每天應接不暇的各種課外活動和豐富的愛情與友情,也讓人來瘋的range提高,在晚上常是開心而耗盡地睡去。沒想到長期地精神外放,久而久之,很快地損耗了我從小在安全與被愛的環境中長大所培養的心神,我變得比較不容易收斂心神,內在的穩定力量減弱。爸爸說這是「心花花」,而我知道,在狀況不好的時候這就變成了「心慌慌」。在有較大的事件或是感情上的衝擊時,與自己獨處時容易空虛浮動,夜裡則多夢淺眠。不是很容易以言語形容,但我曾好幾次聽不同的女同學提起,與在愛情中情緒強烈高低起伏的現在相比,她們是多麼懷念高中時清純簡單的自己,沒有太多外務,那麼能concentrate,那麼self-disciplined,那麼的身心自由,也許這是很類似的情況。話說到此,好像已經不只是睡眠的問題而已,看起來人會被外在的生活方式(實際的生活遭遇)而影響心神,而睡眠恰是一面清晰的鏡子。

前文提到,從小以來睡眠遇到困擾時多是向父親求助,事實上長大後我也漸發現父親是較多情善感的,也常因為憂心或是情緒波動(如聽了一場好音樂會)而影響睡眠;而母親則有一澄澈的心靈,不論發生任何大小事,夜裡一概呼呼大睡,一覺到天明。印象很深的是弟弟在唸高中時一度功課出現危機,父親輾轉難眠數夜,而母親則自在放心的認為天主自會照料,照樣沉穩入睡。看來我的睡性(個性)較多遺傳自父親,而父親也在這方面較母親更同情和理解我吧。我與父親在此事上出現了神祕的默契,有時一天裡身心過度勞累,父親會要我替他按摩頸肩,幫助放鬆及入眠;長大後的我雖未曾在半夜裡敲門向父親求助,但若半夜裡睡不著上網或看書看電視被母親發現會討罵,父親知道了則會叫我去喝杯熱牛奶。(待續)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從來就不是個好睡性的人。據說從襁褓時起,每當白天裡家中來了親友客人,小小一丁點兒大的我根本也不了解大人的歡樂飲宴,卻總是神經質地感應到興奮高亢的情緒,而在入夜後啼哭不肯睡。媽媽說她與父親兩人輪流抱著搖著,唱完兒歌唱中學的歌、再一路唱到大學的歌、唱到西洋歌曲唱到聖歌,總要鬧到三人都筋疲力竭的大半夜,我才在低聲哼著的歌聲中睡去。

我與弟弟年紀差得遠,加上小時候家中人口較多,我一直與父母同房而睡至上小學前。這段時間關於睡眠的印象付之闕如,但也從未曾聽父母特別形容過,想來是較安睡的一段時日吧。上小學後的記憶漸漸能保留下一些,我記得曾有小小年紀的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猶豫掙扎再三,還是決定起身去敲父親的房門,怯懦地說「我睡不著」的印象。白天裡人來瘋而夜裡睡不著有之,犯氣喘而無法入睡亦有之。印象中爸爸總是耐著性子,睜開被吵醒的迷矇的雙眼,教我靜坐,慢慢隨著吐氣吸氣而收斂心神,或再配合誦念天主經或一些有韻律的詩文,達到放鬆加催眠的效果。幼時無助亦無知,輕易打斷父親安睡,現在我自己工作了,想像若有人膽敢破壞我累了一天後的休息,並且等於是害我第二天一整天精神不濟,我會有多麼不耐和不悅,才知道父親總是把我擺在優先的地位,對我是多麼疼愛。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夜多夢。反反覆覆,只是同一個調性。

響了一聲來不及接起來的電話,接通後卻立刻斷了訊號的手機。標題空白且又忘了加上附加檔案的email,像是有些什麼含意但其實只是個轉寄的文章。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幕已落下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26 Wed 2003 17:03
  • 蚊子

蚊子呀!
你嗡嗡的叫聲彷彿一把刀子!
就這麼剪碎了我的夜晚,我的好眠。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月亮。

所有和月亮有關的詩與樂都引起我的浪漫心情。明月幾時有,呼作白玉盤,月上柳稍頭,在那金色沙灘上,今人不見貝多芬的月光。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