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裡遇到不順心的事,她總是習慣約了朋友說話。講電話、見面聊、共進午餐晚餐或下午茶。也傾訴、也解悶、也請求建議。在說話和聽話的同時,不順心的事即或尚無解,但不順的那顆心似乎已得到一些舒坦。或至少在那當下是比較舒坦的。

有人懂我,有人聽我。我是被喜愛的。她這樣感受著。

身為女性,比男人們幸運的是,女朋友們總是不乏健談者,也能聆聽,也親密。當除了陪伴和建議,更想要的是一些溫柔對待時~特別當不順心來自男人~事實上也總是男人最讓她揪心,就需要一些無害的男性朋友。

無害者,對己無害,己對之無害。

所以真正有情感牽連的,太危險;對自己有期待的,太麻煩。我是要來得溫柔、得喘息、要被鼓勵安慰的。不是來給自己找麻煩,也不是來給溫柔給安慰。她很清楚。

但若毫無友達以上的好感,這溫柔卻是對方既給不出,給了自己也收不到、不會稀罕的。也就達不到舒坦的效果。

人哪。

不得不說,看來最適合的人選,是那些當年曾有過情愫,而後從未真正發展,或至少是規模沒搞得太大、而且好聚好散的男孩子們。

曾經是有幾個這樣子的人的。輪流、分別在不同的事件、不順心的時候,提供這溫室裡的花朵所習於的陽光、空氣、溫柔,提供那讓她芳心舒坦的一切,包括假象。

他們可以已另結交女友,但最好不是同樣圈子裡的人。其實不用見面,msn 上的隻字片語,電話另頭的柔聲寬慰,為她已足夠,足夠舒坦。

但是不能已婚。即使她再怎麼問心無愧自己要的、對方給的、兩人之間的交流都完全禁得起所有道德標準,她不願意對方太太誤會難過,不願意給對方給自己找麻煩。即使她自己這方早早是已婚的。她是這樣拿捏這條線的。

青春正盛的時候,早早一腳踏入了婚姻。頭紗掩蓋下還是看得到,這桌和那桌錯落散坐著那些曾經向她獻上真心的好男孩子們。她其實並不去幻想他們仍然愛著自己守候著自己。她愛她的先生,她選擇了她的最愛。這是真的。只是雖不期望他們守候著自己,但她曾經是那麼習慣於被喜愛。不用再愛我了,我也不用是那最特別的一位,但想到我時可以有一抹特別的微笑,這樣就很好了,甚至也是必然和理所當然的。她這麼想。

只是當生活當婚姻出現不順心,她總難免想一頭栽回那曾經不虞匱乏的溫柔裡。人生裡各種平凡與不平凡的難題或許磨著她主動與被動地面對,再怎麼相熟的聯絡也放下了;而那些曾經的溫柔,總是在一些孤獨的時刻裡支持著她,繼續撫慰著她。

春去春回,花開花落。曾經指天比日絕對不婚不生,橫看豎看都只合像單身的少艾們,紛紛各自牽起不同的手踏上紅毯。

親臨致意,大力恭喜,比他們當年初出社會時能負擔的紅包更大更厚的回禮。她是真心為他們高興的。這麼好的一顆真心,是值得一個好女孩好好愛他的。她坐在席間真誠地這麼想著。

只是當人生中總難免不停出現的大小不順心又來打擾時,拿起電話瀏覽著聯絡人名單她才驚覺,那些溫柔已不再為她將光陰停格。

丈夫最近公事煩擾,對自己幾乎沒有耐心可言。這幾天兩人又再度三度地為了要不要生第二胎的事衝突齟齬。她懷疑他對自己的愛消逝了。電話那頭是她最初也最忠實的溫柔,聽她叨叨絮絮地夾敘夾議。接著上通電話裡分享的男性觀點,這次他繼續發揮了進入婚姻的男性應該要有的責任感,但不忘提醒這個永遠的小女孩,男人哪,要的不過是一些尊嚴和信任。在向來肯定的用詞和溫暖的聲調滋潤之下,她好像又能重新雙目有神走路有風地繼續耕耘這從來就不容易的婚姻生活。

你呢?你最近好嗎?她以十多年來不變的問候問候他。溫暖的聲調放得更輕:我六月要結婚了。

啊。她輕聲驚訝一嘆。

恭喜恭喜。請一定要寄帖子給我…。

她失神而倉促地結束了那通電話,雖然像這樣的談話向來是在她感到舒坦後就差不多要結束,但通常不是這樣由舒坦又轉回失魂落魄的。

她明白是時間的潮水推著大家往前走,只是沒想到這麼急這麼快。快到她還來不及準備,還來不及找到下一步能依附和賴皮的溫柔。在鏡前細細描繪赴婚宴的妝容,她喃喃地問:就不能,就不能永遠年輕嗎?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Forty
  • ((點點頭))
  • 毛毛蟲
  • 拍拍~
  • chishin
  • 呃,這是創作,純屬虛構啦!XD 點點頭還不錯,拍拍就...??? XD
  • joannw
  • 寫得真好! 心有戚戚焉~ 感謝那些喜愛過我們的人~應該值得乾一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