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愚人節的玩笑,美麗的張國榮昨天結束了他的生命。

沒有深入研究他的每一部電影和每一張專輯,當然也遠稱不上是他的迷哥迷姊。可是對於張國榮的美麗,一直是心醉神馳卻又不敢逼視。

美麗,而又頹廢。勾人的眼睛半開半閉,透著下垂的長睫毛,閃著不媚世的魅力。

輕生的原因不明,但最被猜測的是感情上的困擾。有報紙說,「一涉情關,便不足觀」,也有同志團體呼籲勿將張於感情上的困擾直接歸因於同志身份。一代巨星,雌雄莫辨的美麗巨星,如果是因難以選擇感情去向或是無力負擔情緒而撒手而去,的確讓人對於那如神話般的美感感到落差和深深的失落。

除了對於香消玉殞同聲一嘆之外,這事件引起我對於一位美麗的朋友的思念。無關乎在媒體上大聲疾呼的同志的憂心,我只是很單純地由張國榮的美麗出發,想起了我那美麗的朋友和也許只是我想像中的他的哀愁。

大二那年,夢幻少女的初戀慘烈地被推向句點。一位平日的哥兒們特地要我去看張曼娟的「我的男人是爬蟲類」。摸不著頭腦的我看不出這故事有何安慰人之處,他靦腆地說,妳是蝴蝶,而我是蝴蝶的朋友;他藉小說中的人物婉轉地告訴了我他的「身份」。我不明白何以他如此告白,原來他想陪伴傷心的夢幻少女卻不希望我移情。感激之情剎那間充滿我胸臆。要向身為天主教友的我坦白得要多大的勇氣?他也害怕將本來還不錯的友誼嚇跑吧?除了感謝他對失戀中的我的友愛,更對他的信任感激涕零。

也許真的是因為他的陪伴吧,傷心的夢幻少女很快地從巨大的失戀的痛苦中站了起來,擁抱了那個夏天中燦爛的陽光和湛藍的海水。夢幻少女的笑容如陽光般燦爛,心情像大海一樣開闊而自由。充滿活力的夢幻少女吸引了許多春風少年,笑聲朗朗,風光旖旎。

我與他既是哥兒們又是姊妹的情誼愈來愈深,兩人也愈來有默契。我們互相陪伴,對男人評頭論足,分享小女兒心事。只是,他的美麗始終是我們與其他人之間的祕密。這祕密增加了我與他的親密,也使我們之間的美好無法與他人分享,而張力亦無法由他人分擔和紓解。漸漸地有幾次,他忘情地表達對於我身邊圍繞著春風少年的羨慕,自憐得不到某某他鍾情的對象的青睞,或是興高采烈地說著他新發展的戀情。夢幻少女隱隱感覺到了壓力卻又不知該如何解,不知該向誰訴。這情形隨著他愈來愈有安全感而愈發頻繁出現,夢幻少女成了他美麗哀愁的聆聽者,即使夢幻少女還無力負荷。終於到了後來某根壓垮夢幻少女的稻草出現時,夢幻少女選擇了漸漸疏遠。

敏感的他立刻發現了,帶著他的美麗,不發一語的離去。夢幻少女安慰自己的歉疚感的理由是:他換男朋友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他抽煙。

之後久久聽說一次他的消息,不外乎是在閉關準備考試,或是考上了或是落榜;總之就是沒有一些「真的」關於他好不好的消息。之間也講過一兩次電話,兩個人總講不出內心話,雖然他還是大方地說著他的感情現況。不知道是因為年紀漸長,或是其他什麼原因,在和夢幻少女要好的時候的他,是美麗而自持的,但現在卻是美麗而近乎放蕩了。

看著報紙上張國榮美麗的劇照,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這個美麗的朋友。也許真該找機會聯絡一下,只是他的手機號碼早已更換,我甚至不知道他現在在台灣的那個地方落腳。不過確定的是,他和他的美麗還在這世界上,也許這就是我應該想辦法聯絡他的最好的理由吧!

《舊作於2003.04.02》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