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之前《關於睡眠二三事》一文中提到過,我容易將白天裡精神外放投注的事物帶入夢中。最常見的就是聽了一場好音樂會或看了一場好的表演,夢裡少不得要再encore重奏個兩次。再好聽的音樂,再動人的演出,像這般地總不落幕其實也挺累人的。不過有時這「夜間自動重播系統」竟也有意外之效。有一次好友gogi、luanluan、littleplant來我家練習他們的一些創作,我在旁端茶送水,腦海中也隱約留下了印象。結果連續數晚夢裡這些佳作重播之餘,還自動根據曲調風格而配上了畫面:有百老匯華麗歌舞大場面,也有孫燕姿等大牌歌手擔綱演出的MV;並且一覺醒來,我居然已能朗朗上口了!當然也是gogi歌寫得好之故。: )

我自知有這把白天裡的刺激帶進夢中的壞習慣,因此我絕不看恐怖片,不聽鬼故事,絕對不。子不語怪力亂神,我一來不信也不好此道,二來更是不願自己去招惹那一定會尾隨至夢中的驚嚇。這是我個人非常堅決的原則,請好朋友們多多體諒我一概謝絕同享驚嚇之樂的邀請(如果可稱為樂的話)。

我也曾因為這「夜間重播」系統而大做白工。研二寫作論文時,白天裡頭昏腦脹地整理數據,絞盡腦汁思考要如何鋪陳才能從文獻的資料一路介紹到自己的研究成果。結果夜間夢裡繼續苦苦思索,不得安眠。已累極的我在淺淺的睡眠中氣了起來,索性翻身下床,坐在電腦前面把頭腦裡來來回回出現的段落都打成檔案,倒也思路清楚地打了近十頁文字,至東方既白才重回床鋪,這一覺可就安心地睡到了中午。醒來後正得意於自己「夢裡也寫得出論文」,一開檔案才發現自己不過是把前一天白天裡已完成的段落重打了一遍!(待續)


《舊作於2003.09.29》

teresa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